洛可可:创造力经济时代来了

时间:2018年01月2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互联网+”风潮下,想象力和创造力经济的时代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在共享经济的大环境下,如果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等把脑力共享出来,分享智慧和想象力,我们还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脑力共享时代。在这个时代,用户乃至产业经济体系都在改变,作为企业,又该如何抓住这一机遇呢?
 

洛可可:创造力经济时代来了

 喜马拉雅旗下首款AI产品——小雅AI音箱由洛可可负责外观设计


□□   本报记者 刘妮丽

寻找与链接

 

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以下简称“洛可可”)用了10年时间才寻找到1000个设计师,如今用链接方式找到的设计师已有3万多人。

 

从2004年开始,洛可可一直在寻找具有想象力的人,其用了整整10年找到了1000个设计师。但当有1000个设计师时,洛可可创始人兼董事长贾伟发现,设计师的人数怎么也到不了2000人,管理成本也越来越高。

 

如何让设计师数量快速攀升且不增加管理成本?洛可可用了一个方案——链接。互联网不就是链接吗?3年前,洛可可开始做链接。“优步进入中国,把私家车司机聚集到一起,滴滴则把私家车司机、出租车公司聚在一起,这就是最好的共享经济模式。洛可可为什么不能共享呢?我们要做一个1000万人的设计平台,这不是一个小目标,而滴滴拥有几十万、几百万出租车司机,市值几百亿美金。中国在职设计师有1800万人,全球可能有1亿多设计师,如果我们能聚集几百万设计师,我们一定会成为市值千亿美金的公司。”贾伟表示。

 

于是,洛可可花了8个月时间打造了一个互联网平台——洛客,2016年8月16日,洛客刚一上线就有1000多名设计师入驻,4个月后有3000多名设计师,截至2017年12月31日平台已经有30721名设计师。

 

这是一个超级设计师时代。平台通过赋能,将技术平台、新工具平台、人工智能、用户、供应链、大数据IP等赋予每一个设计师,让设计师在平台上工作,就像把他放到高速列车上一样,一定比行人跑得快,这就是平台逻辑。这样,即使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设计师都有可能成为超级设计师。

 

洛客还尝试链接全球的设计师,链接了日本设计师黑川雅之,香港设计师刘小康,还有德国、丹麦、美国、日本、意大利、阿根廷、韩国的设计师,接下来还会链接印度、北美的设计师。“我们用链接找到了擅长母婴产品设计的设计师,打造了很多人工智能产品,链接了无人机设计师、各个企业研发部的设计师以及宠物产品设计师等。”贾伟表示。

 

2017年,洛客发布任务5070个,成交任务3072个,打造创新产品1166个,一个创立一年的线上公司完成了一个线下公司10年的工作量。“几乎每个设计任务的报名者就有上百个设计师。例如,一部电影的IP衍生品设计有上百个来自全国各地的设计师报名,设计任务更是包罗万象,有门锁设计、笔记本设计、耳机设计、共享单车设计、应急包设计、智能门锁设计等。这个时代,设计师不愿意一辈子只做手机壳、显示器灯设计,设计师是创造者,他愿意把自己的智慧与更多人分享。”贾伟表示。

 

设计合伙人模式

 

2018年,洛可可计划建构100个共享设计中心,让设计师未来可以不只是在一家企业工作,不只是做同一类产品。

 

2017年,洛可可建构了26个企业设计中心,打造全新设计合伙人模式,例如,给猫王、景德镇瓷器、北汽、喜马拉雅等品牌建构企业设计中心。“我曾经在联想工作,联想只让我做一类产品,但我想做飞机、汽车等各种东西。我为什么出来创业,因为我是设计师,我想创造更多的产品。”贾伟说。

 

汽车在工业时代一直是“闭门造车”,因为发动机技术必须闭门造,7年左右时间才能发布一辆新车,洛可可与北汽新能源合作,共同打造众创实验室,设计团队打破“闭门造车”的传统模式,让用户、创客、工程师、设计师共同参与其中,用“开门造车”的模式造了一辆车。

 

两三年前,贾伟在深圳认识了“50后”创客曾德均。曾德均从小喜欢收音机,接近60岁了还在做收音机。“我当时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谁愿意听收音机,一年最多也就能卖出300台左右,但曾德均却认为,这个时代可以用个性、文化赋能收音机品牌。我就想,能不能帮曾德均做一个全球设计中心,想办法招募100个以上全球音乐发烧友做设计师,为其在全球打造设计合伙人模式。

 

在这一计划下,曾德均用设计合伙人模式打造了一系列不同的产品。现在,曾德均的猫王品牌收音机月销量达到10万台左右。“一个60岁的创业者,懂得用设计、文化赋能,打动年轻人的心,让收音机唤起年轻人对音乐的憧憬和对电台文化的共鸣。可见,想象力就在每一个产品中。”贾伟表示。

 

平台大成模式

 

那么,聚集了众多设计师就是众创吗?这就是创造力经济时代吗?这些设计真的能打动消费者吗?

 

“我母亲每天都告诉我,这个扫地机器人好不好用、那个产品好不好用,我意识到,更大规模的社群其实不是设计师,而是用户。于是,我们开始构建以用户为核心的想象力社群、想象力课程、想象力变现模式,我们开始训练个体创造力的觉醒。比如,我们发现一个准妈妈特别期待做出她想要的婴幼儿产品,我们开始让这名用户参与到洛客平台,参与众创。”贾伟介绍,洛客有一个用户,怀孕以后5个月时间在洛客参与了475个众创项目,5个月时间赚了好几万元,每天就是问答、参与、给出概念等,还有一个残疾青年在洛客参与了219个项目。

 

现在,洛客有“80万+用户”,这并不仅是一个使用者、消费者的平台,而是一个创造者的平台。“人人都是乔布斯。我要整合设计师、生产方、用户一起做产品,这叫平台大成模式、创造者模式,是想象力经济,想象力经济使得每一个个体开始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贾伟说。

 

2017年,洛客发布了5000个众创任务、500万人次参与、涌现800万个创意点子。平台第一轮的客户是企业,由企业发出需求,这是小成;平台的中成是设计师发布类似需求,要做自己的产品;平台的大成是每一个普通用户,要整合设计师、生产者一起做产品,这叫平台大成模式,也就是创造者模式、想象力经济。

 

洛客与共享单车摩拜合作,发布“为你的共享单车找个家”的任务,设计任务一经发布,12万人参与一款概念产品的设计,提出了6000个方案。洛客与北汽合作,覆盖100万的创造者、设计288款创意产品,共有1.5万名创造者参与。“让用户也能赚点钱,这就是我们的模式,让用户从使用者到消费者到创造者。”贾伟表示。

 

设计师是想象力的构建者,洛客平台则聚集了几千个供应链,提供了强大的制造力。因此,聚集了创造者、设计师、供应链的平台,是不是有可能变成一个创造者平台?“下一个10年是创造的10年,我们期待一个新的未来,养成创造者,链接设计师。”贾伟表示。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