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VR”能让旅游演艺重放异彩吗?

时间:2018年01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旅游+VR”能让旅游演艺重放异彩吗?

Soreal VR主题乐园内景
 

□□要晗飞 王薪宇
 

近两年来,随着“旅游+VR(虚拟现实)”的普及,各大文旅小镇、主题乐园、旅游综合体、景区商业街内,VR体验店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国内VR体验店数量超过5000家。短短的一两年间,体验店的扎堆开设,让VR设备上游厂商赚得盆满钵满,但对于消费者而言,VR内容单一、体验感不佳、性价比低,消费者满足了新鲜感和好奇心后,便抛弃了这种时髦的娱乐产品。没有复购率,是目前VR产品的致命缺陷,也导致数千家VR体验店实现盈利的寥寥无几。

 

今年1月,深圳VR眼镜厂商只剩100多家,与巅峰时期的1000多家相比,缩水90%。种种迹象表明,VR产业似乎逐渐没落,业内对于“旅游+VR”的信心也被打消。

 

技术升级引发产品蝶变

 

VR产业特点和旅游业不同,绝大部分旅游项目对资源极为倚重,如景观资源、文化资源等,这些先天条件决定了后续的投资开发成本、盈利模式、运营难度。长期以来旅游开发是资源驱动型行业,一个旅游项目的命运在开发之前已基本决定,产品研发、运营能力等只是锦上添花。

 

而VR属于技术驱动型行业,技术是最重要的驱动力,关键性技术一旦取得突破,产品马上发生革命性的改变。这意味着,VR具备短时间内发生跨越式升级的潜力,改变目前“消费者不买账”的局面也许只差一次技术升级。

 

“现在市场上的VR产品只是第一代,而我笃定,VR一定会迭代升级。”日前,在北京王府井的Soreal VR主题乐园的拥有者,当红齐天集团董事长兼创始人齐笑表示。

 

Soreal是目前国内较大的VR主题乐园,由于Soreal的核心体验产品是大空间自由行走、多人互动VR游戏,因此,300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是目前国内主流VR体验店的10倍至30倍。其中最大的一个项目名叫《星际方舟》,占地700平方米,可供4名玩家同时游戏,彼此可看到对方的虚拟形象,可交流配合,可在虚拟世界中自由行走。

 

这和目前遍地开花的VR产品体验完全不同。当前,数千家VR体验店产品大同小异,主要是VR类似于一种静态观赏性项目,玩家除了能转头,几乎没有其他自由度。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VR的几个关键性技术还未达标,例如大空间定位技术,只有精准的定位玩家空间位置,才能匹配相应画面,定位要快且准,否则画面延迟不仅影响体验,而且导致眩晕。由于此前空间定位技术不够成熟,VR产品制作者限制了玩家的位置移动,以避免眩晕和延迟,这看似达到了基本的及格线,但不能自由移动的虚拟空间并不是“虚拟现实”的本意,使玩家无法产生足够的沉浸感,也限定了VR内容开发者的开发方向。

 

Soreal 联合国内VR技术公司解决了该问题,使用大空间激光定位技术允许多人同时接入,并且空间面积可扩展至任意面积,未来世界如网格状无限延伸。足够的空间,才能构造复杂的虚拟世界,才能有足以乱真的沉浸感,700平方米的《星际方舟》只是个开始,在齐笑的构想里,3000平方米的Soreal现在只是个样本间,理想中的VR主题乐园应该至少3万平方米。

 

VR多人互动、深度互动是另一项需突破的技术,缺少这些,VR难以在大众中形成习惯性、重复性消费。这项技术的关键在于动作捕捉技术,这在影视特效行业已经颇为成熟,动作捕捉技术对于VR来说,相当于鼠标对于电脑,鼠标实现了人机无缝交互,动作捕捉实现了虚拟三维空间里人机交互、人人交互。

 

技术的突破将为VR主题乐园带来更多的游客和玩家。

 

VR秀能否颠覆旅游演艺?

 

除了大空间自由行走加精准的动作捕捉技术,Soreal的核心优势还在于创始团队在影视制作方面深厚的积累。

 

Soreal 是当红齐天集团旗下品牌,当红齐天的创始人也有深厚的背景:齐笑,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开幕式上“画卷”便是出自他手;另一位曾是影视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的联合创始人的王磊;更有知名导演张艺谋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当红齐天,负责艺术创意和监督。

 

张艺谋的加入不仅保证了视效艺术水准,还将大大加快当红齐天在“旅游+VR”方面的布局。2004年,张艺谋和中国山水实景演出创始人梅帅元合作推出中国首部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开启了中国旅游实景演艺时代,自此,印象系列风靡大江南北,为许多旅游目的地注入强大的动力。经过10多年发展,实景演出已从新模式变成了“旧套路”,国内300多台实景演艺仅有10%能实现盈利。

 

印象系列的成功源于突出的创新,将山水实景和舞台演艺结合,给观众带来新颖的演出体验。当下,沉浸式演艺被人们普遍认为是行业下一阶段的主流形式,而大空间自由行走加精准动作捕捉的VR,则是实现沉浸式演艺的最佳方式。

 

事实上,当红齐天创立的初衷正是旅游演艺。齐笑的梦想是打造一款媲美太阳马戏团KA秀的梦幻演艺,2008年,齐笑和王磊试图在澳门开启该梦想计划,但当地的土地无法承受重达几十吨的复杂舞台机械,致使该项目被搁浅。VR技术的出现,使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实现梦想的绝佳契机。

 

“最初我们想做大型的开合舞台秀,就像澳门的水舞间一样,打造科技舞台演出,但这种体量的秀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所以我们想用VR打造了一个新世界。”他说。

 

这使齐笑一开始就专注大空间自由行走和多人动作捕捉的VR技术,这样才能实现沉浸式演艺的效果。随着上述技术的完善,当红齐天的“旅游+VR”演艺也即将推出,齐笑将其称为Soreal超体空间。“这是用VR技术搭建的虚拟空间秀场,游客进去后可以变成各种虚拟形象,自由地从各个角度观赏这场秀,并且变成秀的一部分,进行各种互动,我们争取2019年5月做出第一个。”

 

Soreal超体空间一旦推出,或许将成为比旅游实景演艺更突破性的创新,沉浸式效果加互动体验,不受物理规则约束,不被高昂的成本限制,任何场景只要想出来就能实现。Soreal 超体空间的商业模式设计和张艺谋的印象系列类似,由景区方进行投资,当红齐天收取制作费,后续抽取经营流水。

 

Soreal的文化输出野心

 

齐笑透露,王府井Soreal VR主题乐园2017年4月底开业,截至2017年底共接待游客4万多人。”

 

这一数据相比旅游景区并不算多,但由于其较高的通票价格498元(和上海迪士尼旺季同一水平),开业以来未做广告宣传,且VR游戏接待能力有限,大部分项目需要提前预约,取得这个经营业绩已颇为成功。

 

事实上,王府井Soreal主题乐园一天最多只能接待1000人,在当红齐天的架构中这一乐园的功能类似样板间和实验室,当红齐天的重心放在对外扩张和输出上。

 

“2018年,我们将在国外8个地点进行产品落地,包括日本、迪拜、沙特、巴黎等。”齐笑说,“之所以选择第一时间落地日本,是因为它是个很保守的国家,很少有文化产品能打进日本,特别是游戏领域,我们有很强大的对手,例如SEGA、南宫梦。我们只有在日本取得成功,才能在国际上树立我们的品牌,将中国的VR行业标准输出到国际上。”

 

齐笑更大的野心是做一个真正走出国门的“科技+文化”品牌,对外进行文化输出。

 

“Soreal通过两年的时间将样板间产品完美的呈现出来,然后在中国经历一定阶段后去复制,向国外输出。在国外落地就是为了中国文化的输出,以高科技来承载‘一带一路’文化输出,使大家更容易接受。”齐笑称。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