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小山村:用壁画艺术振兴乡村的希望

时间:2018年01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京郊小山村:用壁画艺术振兴乡村的希望

充满欢快的底色“满载而归”
 

□□高成

 

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大水峪村,紧挨着青龙峡景区,附近有长城,村里有172户人家做着农家乐的生意。随着与周边村庄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大水峪村内部的“农家乐”之间也没什么差异化,甚至相互之间出现了各自为战、争抢客源的现象。

 

为改变这样的现状,大水峪村村委会决定寻求新的发展契机。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让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师生与大水峪村结缘,他们通过壁画的形式,将贯穿村庄的那条千余米的道路打造成“艺术景观长廊”的计划就此诞生。

 

艺术进场的两个关键点

 

笔者认为,这次“艺术进场”的行动之所以能振兴乡村,得益于艺术性和生活气息。

 

很多乡村的墙绘壁画多以“中华文明故事”“儿童经典国产动画片”等题材的放大版、小学课本插画为主,这极大地限制了作品的艺术性,也是造成题材雷同、缺乏吸引力的原因。

 

不同的是,大水峪村委会的开明,他们完全不干预美院师生的艺术创作过程。他们认为,只要画得有水平,画什么都能把大水峪村的名声传出去。

 

而对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师生而言,正是这样的自由创作空间,让他们创作出富有想象力、生命力和吸引力的各种题材的作品。

 

生活气息则来自于尊重民意,这是艺术在乡村旅游中能发挥作用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相比村委会的开明,真正的创作压力来自村民的意见。他们认为,既然是在自家墙上创作,创作内容首先要让他们看得明白。所以村民提了各种各样的意见:开了该村第一家农家乐的田大妈要求画“一只老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在青草地里捉虫子”;喜欢骑着马在村里“巡视”的马爷说海里要有“核潜艇”,并且野兔没有孤零零一只的,都是一窝一窝的——他甚至对美院师生的水平表示不放心,要他们先给别人家画,等他考察;村民魏淑琴说什么也不同意在自己家墙上画龙,认为“降不住”。

 

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认为村民的意见并不是毫无道理,只是他们更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自由的、纯粹的,他们不想做自己不感兴趣的题材,也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因为听取太多想法而变得不伦不类。所以最开始,他们遭到了村民的质疑,甚至拒绝。

 

最终这些师生打破常规,因为艺术,尤其是壁画墙绘这样的大众艺术终究不能脱离生存的土壤,村民不满意的作品,游客群体也未必能接受。

 

想让村民接受,就要了解村民的想法,了解当代艺术赖以生长的土壤。他们开始主动和村民沟通,询问。慢慢地他们找到了与村民相处的方式:尝试在村民的喜好和当地的风土人情中寻找灵感,在村民的意见和建议中不断改进:

 

一幅跟柿子树结合的“万事如意”让村民交口称赞;表现科技文明与乡土生活之间矛盾关系的“滚铁环的男孩”用的就是房主小时候的形象;村民说大水峪村要有鱼,于是就有了北冥之鲲;村民说龙降不住,于是龙就变成了给村民带来福运的红色鲤鱼;村民说黑白色调显得阴郁,于是“满载而归”就有了欢快的底色。

 

村民们的喜好和兴趣在艺术中得到发扬,意见和建议在作品里得以体现,他们感受到来自“艺术家”的尊重,尽管不能完全理解当代艺术,但他们慢慢接受了这些作品,也和这群认真负责的“艺术家”走得更近。

 

乡村振兴:不只是旅游的复苏

 

这些既具有艺术性又饱含生活气息的作品起了作用,给大水峪村带来方方面面的进步。

 

村里有人做过统计,第一批24幅壁画亮相后的黄金周,游客人数增加12.4%,村里旅游收入增加14.7%;游客纷纷在朋友圈中分享自己与壁画的合影,这无形中也宣传了大水峪村;其他村庄的村干部纷纷“学习”,希望复制这种“壁画村”的模式。

 

千米壁画墙让大水峪村从周边几十个灰蒙蒙的村庄中脱颖而出,尤其是垃圾堆前的“百元大钞”让这里干净起来,村民不再乱扔垃圾,而且自发地、主动地清理这里,甚至让村民明白了“垃圾废物也能变成宝、换成票子”的循环经济理念。

 

村民开始关注艺术,他们主动要求美院的师生做培训,希望至少能明白自家墙上的那些作品,好讲给游客听。

 

村民对大水峪村多了几分自豪,开始主动想办法解决农家乐各自为战的局面,毕竟谁也不想给漂亮起来的大水峪村“抹黑”。壁画艺术不仅美化了村庄,更让村民看到了振兴乡村的希望。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