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短板 增动能——北京发力乡村旅游

时间:2018年01月12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补短板 增动能——北京发力乡村旅游
   国奥乡居一隅

       □□本报记者 裴秋菊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今,北京市一直积极探索符合实际的乡村旅游发展之路,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乡村旅游“北京模式”。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北京如何更好地贯彻落实这一战略,继而推动北京乡村旅游发展,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人士。

       专业人才短缺
       成为发展乡村旅游的短板
   

       1993年,伴随着神堂峪风景区的开放,怀柔区开始发展乡村旅游。截止目前,怀柔现在发展乡村旅游村53个,乡村旅游的接待户是2727户,其中包括星级村46个,星级户是1413户。

       借助乡村旅游发展的东风,2015年,在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国奥集团在怀柔做了一个关于乡村闲置农宅开发的尝试,打造了国奥乡居的产品。

       国奥乡居坐落在怀柔区渤海镇田仙峪村,在北京市委、市政府和怀柔区委、区政府的支持下,携手村民合作社,利用闲置农宅打造高端休闲养老的旅游社区。

       国奥乡居项目负责人介绍,该项目是通过“三权分离”“四位一体”的运营模式打造。所谓三权分离,即利用的是闲置农宅,将闲置农宅的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三权分离。四位一体是能够形成农民所有合作社使用、企业经营和政府监管的有效机制,让土地流转起来、让农民富起来。目前村里闲置房屋一共是44套,解决了19个村民的就业问题。

       国奥乡居通过试点工程,较好地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但不可否认的是,尽管该项目有实体企业作为支撑,但在项目推进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乡村基础设施弱,如冬季的供暖问题,虽然政府投入力度很大,但在一些环境较优美的地方,开展相对比较缓慢。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村容村貌的整治和治理,还需要政府加大力度。
   
       国奥集团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道华指出,在乡村开发的过程中,专业性人员有很高的门槛,如果产业资本进入该领域,对乡村进行专业化和规模化开发,这方面的旅游人才会有很大的缺口。“依照我们的判断,下一阶段乡村游产业资本的进入会极大地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对人员的需要可能会有一个集中爆发。”

       此外,培训资金的问题也困扰着国奥乡居。如今,国奥乡居已拥有44个院子,但两年来尚未盈利,还在投资回收的阶段。

       针对这种情况,怀柔区旅游委副主任刘雅静提出了一些发展对策和建议:作为政府,应该加强旅游的基础设施建设。怀柔正在推进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工作,计划三星以上景区在2018年全部实现智慧景区。此外,加强专业人员的培训,包括民宿管家和从业人员的培训。

       土地用地受限
       制约乡村旅游发展


       风林宿位于密云黑山寺村,村子环境优美,虽然不是旅游景区,但其原生态环境较好,植被面积达到96%。张秋霞在这里做了一个产业主题的民宿,配合村子原有的文化,民宿中的房子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建。目前共有8个院子。

       张秋霞表示,以往,她一直站在村庄的角度去做事情。“在一个村庄里做民宿,如果想的只是我们几间院子,可能很难发展,也很难做。每个人对美丽的标准可能不一样,真正美丽乡村应该是有自然环境的美、人文的美,在原有的文化上契合植入产业发展的动力。”

       张秋霞介绍,风林宿2017年4月开始对外运营,由于建设风格比较吸引人,因此在11月之前客流量都较大。“但冬季会稍差,不像其他季节那样散客多,原来周末都不容易订上。”张秋霞表示,这可能因为一是自己本身产品不够完善,应该再开发冬季产品。二是冬季的配套设施不足以支撑游客的需求。三是从北京的游客消费观念而言,冬天不适宜到山村里居住。因此,基础设施成为影响其发展的一个瓶颈。

       此外,在农村改建房的项目上也会涉及到合法性的保障。“如果你改建时,不是很清楚农村鼓励的建设标准,可能很容易就逾越规范。如果原原本本地按照规范,小村子、小房屋的建设标准又很低,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困惑。”

       密云旅游委副主任王征介绍,近两年来,密云精品民宿发展较快,截至2017年年底,像风林宿这样利用闲置农宅改造的民宿,大概能达到300个精品院落。

       王征表示,密云2017年出台了《关于促进乡村旅游发展的财政贷款贴息实施意见》,企业投资建设精品民宿乡村酒店,一个院落可以给予最高额度50万元的财政贷款贴息政策。如国奥乡居、风林宿这种规模较大的,财政通过补贴、贷款基准利率和贷款费用的形式,一个项目最高可以给予300万元的贷款贴息,实施期限是5年。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投资,都会给予一定的资金奖励。

       然而,在进行贴补的同时,困扰旅游部门和企业投资最根本的问题是土地问题。国奥乡居、风林宿等精品民宿建设,主要是依托原有的住宅,村民不用的房子予以改造,形式较为单一。

       “打造完了精品民宿以后,现在的游客不光是住,还有一些游乐体验式的需求,如果想给一些儿童或者老年人配套建设一些简单游玩的设施,需要一定的场地,但这并不在旅游部门的受理范围之内。” 王征希望能在国家层面从土地指标、手续办理方面为旅游产业的发展加大力度。

       专家献计献策
       共谋乡村旅游发展


       对于北京市乡村旅游的发展,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表示,乡村旅游项目目前还只是停留在住宿上,没有真正抓住乡村休闲的内涵。

       世界旅游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指出,从数据统计上分析,北京的乡村旅游发展尤其是民宿发展虽然增量快却在质上落后;从供给角度看,“有乡村,无农民,少农业”是目前北京乡村旅游发展格局现状;从市场角度看,周边竞争激烈,本地乡村旅游有景无市;“乡村旅游民宿发展要结合人性,对应人情才更有温度。”

       对于北京乡村旅游发展存在的问题,魏小安表示,第一,产业碎片化,没有集中发展,没有真正叫得响的产品。应该重新认识资源,挖掘自身优势。第二,季节差异大。北京四季分明既是优势,也是问题,关键是产品做到位。第三,文化特色浅。旅游者追求的是快乐。客观地说,北京的乡村建设没有什么特色。第四,土地政策是影响大投资的根本。土地政策不灵活,致使乡村旅游的生存模式不能从根本上形成。第五,发展格局小,对北京乡村总体发展格局没有概念。第六,运营人才短缺。第七,文化积淀薄,北京郊区的文化积淀应该从满清文化抓起。此外,利益协调差。乡村旅游最根本的是农民利益、开发商利益、客人利益和政府利益,如何协调好这几方面的利益需要相关人士的思考。

       在魏小安看来,北京乡村旅游要发展,就要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楚。那么,北京乡村旅游该如何发展?魏小安总结了两个字,即“精”和“气”。精,指精细、精致、精美、精品。“只要做精,必有其盈,这是北京的短板、软肋,也是乡村旅游发展的根本性的问题。”气,指气魄、气象、气度。北京要发展乡村旅游,就要打造浓郁的乡村氛围,挖掘地方特色文化,让游客对差异化的生活有一种深度体验。

       此外,魏小安指出,北京的乡村旅游还可以尝试新模式,如绿道拉动。绿道是乡村旅游的一个连接体系,对村庄进行整合,如将门头沟的古村落与山山水水结合。打造度假社区,开创第二居所。景区结合,景区和乡村旅游结合相得益彰。借鉴庄园文化,对庄园文化的追求,实际上是对生活提升的本质性的追求。北京应该做几个像样的庄园等。

       “乡村旅游不能只局限于农家乐、民俗屋,否则,这条路越做越窄,应该把思路拓宽,用文化的竞争力来支撑北京乡村旅游的发展。”魏小安说。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