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时间:2017年12月2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欢欢》90×54×100厘米 青铜 2015年

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戴帽子的男人》120×70×50厘米 青铜 2015年

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初始时代》50×90×118厘米 青铜 2016年

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东风》 60×60厘米 布面油画 2015年

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浅议刘以林作品的艺术灵性

《狐狸》 60×60×100厘米 青铜 2015年

    □□徐韬滔

    当代艺术家刘以林为北京冬奥会试点村——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武家庄村设计的吉祥物《萌驴》雕塑,入选中国艺术大型展览,将满载厚望,远赴重洋,参加2018年1月10日开幕的第23届美国洛杉矶艺术博览会。

    近年来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一鸣惊人的艺术家刘以林,以雕塑、油画、钢笔画同时示人,体现出东方色彩、原创质朴、普世之美的特点,引起国内外艺术界的关注和好评。其中,《萌驴》的设计,充分体现出艺术家的创作理念:用艺术弘扬东方气韵,用原创艺术风格走向世界。

    驴是国人熟知、世人皆识之物。取材为驴,确实是匠心独具。驴,首先是地方的。河北一带,自古就是驴的主要产地,在民众劳动生活中广泛使用,与人们朝夕相处,成为人类的好帮手,以其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性格特点,受到人们喜爱。驴是东方的,中国地大物博,东西南北差异巨大,但驴的足迹却遍布全国。驴也是世界的,无论欧美,驴都是人们广泛认知、熟悉的动物。中国有黔驴技穷的成语,有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的歇后语,有张果老倒骑毛驴的神话传说。西班牙名著《堂·吉诃德》中的侍从桑丘·潘沙,就是骑着毛驴跟随主人去征战、历险而演绎传奇。驴被美国民主党人视为既聪明又勇敢的动物,将驴选作该党的标志。英语谚语中有“宁为驴头,不为马尾”之说。选驴为吉祥物,平行连接起中国与世界,瞬间拉近观者与雕塑的距离,让人产生一种亲近感、亲切状,喜爱之情油然而生,人们受感染、得触动、被吸引,让吉祥物一目了然、喜庆欢快、吸引眼球、走向世界。

    《萌驴》是原创的、颠覆的。一雄一雌,活色生香,憨态可掬,呼之欲出,充分展示了中国民间艺术原生态的传承,是一对举世无双、前无古人的艺术原创。雕塑坚持极简主义,坚持删繁就简,坚持大道至简、大音稀声,刘以林抓住驴最本质、最传神的部分加工提炼。具象地看,这是一头驴,但更简化、更概括、更喜庆。抽象地看,它还是一头驴,但更逼真、更传神、更可爱。雕塑体现出中华文化几千年美学的积淀,是对人类社会原始艺术的回归和致敬,是东方新美学理念的升华。作品体现出东方艺术的超越,是对流行于西方世界大型赛事吉祥物卡通化的突破与颠覆。雕塑完全跳出西方吉祥物卡通化的窠臼,没有变形的身躯、突兀的头部、夸张的大眼、惊艳的笑容,而是用静与动的恰当组合、形似与神似的完美平衡、亲近喜人的情绪传递,来吸引人、感召人、打动人。

    《萌驴》是拟人的、普世的。雕塑用凝练动感的形态,欲诉还休的神情,营造出一种人本的氛围和气息。视觉上,一对萌驴,像婴儿般纯净、孩童般简单、花儿般可爱,仿佛两个孩童与你对视、交流、嬉戏,让人有种忍不住去怜爱、抚摸、对话的冲动,实现了从吉祥物到人的跨越,达到理想的拟人效果。

    艺术家久居山中,亲近自然,洞悉生灵,又潜心佛学,醉心艺术,溯本求源,因此作品中传递出中国哲学“天人合一”的哲理和深厚的中国古典美学文化基因,这东方的哲理与艺术的气息和符号,具有神奇的穿透力和普世性,构建出一种穿越东西方,超越国别、地域、民族,雅俗共赏的艺术范式。中国传统美学中的意象论认为,意象所呈现的是一个有情感、有意蕴的感性诗意世界,是以“象”为载体,以“意”为主导的即景会心、以形写神的心灵创造。“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西方哲学家海德格尔认为,关于“美”有一种解读,那就是“美”是从显现的、在场的东西让你体会到背后无限不在场的东西。这与中国意象美学的精髓是相通的,这也解释出刘以林的雕塑为什么世人皆喜。2016年3月在法国巡展时,巴黎文化委员会主席Carla Arigoni评价说:“刘以林的作品是开创性的,是革命性的,完全迥别于欧洲传统,提供了崭新的另一系列经验,而且是超越争论的,业内和大众都喜欢。”

    《萌驴》是艺术的、时代的。雄驴高昂头颅,耳朵粗大向上耸起,透出自信,健硕优美的身躯,作前行状,勾勒出外张的动感。雌驴秀美娴静,耳朵灵巧,尾巴秀气,柔美窈窕的身姿,透出女性迷人的优雅。一雄一雌,具唐之雍容、宋之清雅。大红大绿,大俗大雅,雅俗转化,雅俗共赏,表达出中华农耕文明的自然审美情趣,传递出东方艺术源远流长的中和之美、天然之美,实现了从民间艺术到高雅艺术的华丽转身。雕塑色彩亮丽跳跃,前卫大气。既传递出东方文化中的欢乐喜庆色调,又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表达出当代中国大国崛起所释放的一切蒸蒸日上、欣欣向荣和乐观自信。本原的形与大胆的色,东方的神与西方的韵,和谐统一,构成一股由内而外的张力和感染力,升华为一种东方的、超越的、原创的、新颖的艺术精神。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