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椅:文人雅士钟情之作

时间:2017年12月22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玫瑰椅:文人雅士钟情之作
“镜光式”玫瑰椅

    □□斐依

    作为中国传统家具之一,玫瑰椅属于中国明代扶手椅中常见的形式,在各种椅子中属于较小的一种,用材单细、造型小巧美观,多以黄花梨木制成,其次是铁梨木,用紫檀木制作的较少。玫瑰椅的“玫瑰”,并非象征浪漫的玫瑰花,而是指“美若瑰玉”。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为此,瑰玉般的“玫瑰椅”也是中国又一独具特色的椅子。

    近日,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上,一件造型特殊的椅子刷新了业界对玫瑰椅的看法。

    方正精巧的玫瑰椅

    相较于一般的靠背椅和四出头,玫瑰椅的外形纤细秀美,较具灵秀之气。玫瑰椅靠背和扶手都比较低矮,且靠背、扶手、椅面之间相互垂直。它多选用直材,尺寸较小,形态方正而精巧。其椅背低于其他各式椅子,和扶手的高度相差无几,这是因玫瑰椅常陈设于窗台下,靠背低,不致高于窗台。同时,在配合桌案陈设时,椅背也不高出桌沿。

    玫瑰椅款式多样,造型轻巧美观,收藏家王世襄曾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列举了7种玫瑰椅:独板围子玫瑰椅、直棂圈子玫瑰椅、冰绽纹围子玫瑰椅、券口靠背玫瑰椅、雕花靠背玫瑰椅、攒靠背玫瑰椅、通体透雕靠背玫瑰椅。

    其中,独板围子玫瑰椅的靠背及扶手用三块寸许厚的独板造成,板外面光素。直棂圈子玫瑰椅的后背和扶手之内都安直棂,又被称为带扶手的木梳背椅,洞庭东、山西常见用榉木制者。

    在玫瑰椅中,券口靠背玫瑰椅是常见的式样。在靠背和扶手内,距离椅盘约二寸的地方施横枨,枨下加矮老。靠背在横枨和外框所形成长方形空当中,用板条攒成壸门式券口牙子,再施以极简单浮雕卷草纹。牙子下脚,即交代在横枨上。椅盘造成冰盘沿线脚,下面用罗锅枨加矮老,管脚枨以下有素牙条。而攒靠背玫瑰椅的靠背板由两根立材作框,中加横材两道,打槽装板,分三截攒成。透光上方中圆,浮雕抵尾双螭,翻成云纹,最下造成“亮脚”。

    玫瑰椅还有一种名称叫“小姐椅”,顾名思义就是小姐使用的椅子,属闺阁之物,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名画《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中第八幅《烛下缝衣》中佳人所坐椅子即为玫瑰椅。

    虽然有传言说玫瑰椅是内室女眷使用的座具,但故宫大臣上朝、颐和园等候歇脚处、现存晚清客厅客座处多有此类安置。

    不可错过的“镜光式”玫瑰椅

    玫瑰椅频频出现在文人雅集的场合,近日,佳士得香港秋拍上的一张“镜光式”玫瑰椅虽不算重器,但因其极为罕见又特殊的样式,成为最先引人注目的一件,让业界内外惊叹“古宋遗风”。

    据官方介绍,这张玫瑰椅的设计奇巧,有天圆地方之貌,又称为“镜光式”玫瑰椅;而“镜光式”一词,来自明代苏州造园家计成名著《园冶》。这张玫瑰椅有明显的苏作风格,细看之下颇有南方园林的既视感。

    不同于传统的玫瑰椅,这张玫瑰椅单从椅背来看就很独特:椅背设计类似苏州园林中的“借景”艺术。采光只是一个方面,它是借景时裁剪风景的取景框,还是流动空间的通道——当光影或背景色透过椅背漏出,内外空间相互渗透,得以流畅、流通、流动,可谓“咫尺之内再造乾坤”。

    “镜光式”椅背两侧为苏州园林中栏杆的变化,简单的直线勾勒而出几何图案,用材线条细致,做工饶富巧思;椅背和扶手的中间部分智圆行方,独韵,正如《淮南子》所说:“天之圆,不中规。地之方,不中矩。”

    该玫瑰椅另有一特殊之处是用方材制,在庞大的椅子种群中,方材椅是一种特殊样式,比圆材椅的存量要少很多。

    “镜光式”玫瑰椅的结构简练,主要体现的是功能性的结构,靠背圆光两侧以横竖格子攒成窗棂式,而侧面扶手下圆光两侧,又变化成“X”形的栏杆式,统一中有变化,构件多细瘦有力,十分凝练,全以结构为主,甚至没有牙头、牙条、牙板的加固与装饰,即便在当代看来也特别时尚

    整体观之,此椅尺寸小、造型奇、用材方,小巧玲珑,使人总是忆及江南园林。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