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交民巷:西洋旧建筑群的当代命运

时间:2017年12月1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原标题:
抓住历史街区的魂——武凤文和她的“京都印迹”
东交民巷:西洋旧建筑群的当代命运

 
东交民巷:西洋旧建筑群的当代命运

    东交民巷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使馆区。东交民巷使馆建筑群也是北京仅存的20世纪初西洋风格建筑群。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于2000年适时提出25片历史地段的保护规划,东交民巷被列其一。

    东交民巷记载着千年古都的历史变迁

    □□本报记者 郑洁

    近年来,北京工业大学建规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武凤文和由其师生组成的“京都印迹”团队,对北京43片历史街区进行深入调查,梳理其历史,呈现现存面貌,并就保护及复兴提出建议。东交民巷这片西洋旧建筑群的当代命运,也正与国家保护古建、传承文脉的命题相呼和。

    历史建筑与现存样貌

    东交民巷原名为东江米巷,巷子西起天安门广场东路,东至崇文门内大街,与东长安街平行并大致等长,是老北京最长的胡同。

    据记载,元朝时东交民巷和天安门广场西侧的西交民巷连在一起,因为当时有元代控制漕运米粮进京的税务所和海关在此设立,因此成为南粮北运的“咽喉”,而得名江米巷。后来,这一带由云集卖江米的铺子发展出众多食品铺、小吃店,逐渐形成一条商业街。到清代时,东交民巷开始造官署,一些王公大臣也在此造宅第,如肃王府、镇国公府、大学士徐桐府等。乾隆年间,此地盖起了第一个带有外交性质的驿馆——内馆,是供外国使臣来京进贡时临时居住的地方。《辛丑条约》后,英、法、德、日、美、俄、意、西、奥、比、荷11个国家在东交民巷建立使馆,并将它划为“使馆界”——成了中国京城内变相的租界。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东交民巷才翻开了新的一页。

    东交民巷使馆建筑群,形成于1901年至1912年,是一个集使馆、教堂、银行、官邸、俱乐部为一体的欧式风格街区,也是北京仅存的20世纪初,西洋风格建筑群,并保持20世纪初欧美流行的折中主义风格。1980年以来,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发展,东交民巷的建筑亦受冲击,汇丰银行、怡和洋行、俄罗斯使馆旧址因拓宽马路被拆除;德华银行于1992年被拆除;还兴建了很多高层建筑和现代建筑,使整条街的风貌遭到极大破坏。

    2001年6月25日,东交民巷使馆建筑群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据了解,被列入“东交民巷使馆建筑群”的建筑有13处:淳亲王府、英国使馆旧址、花旗银行旧址、东方汇理银行旧址、日本使馆旧址、意大利使馆旧址、正金银行旧址、日本公使馆旧址、法国使馆旧址、奥匈使馆旧址、国际俱乐部旧址、法国兵营旧址、比利时使馆旧址。

    调查、保护及复兴的建议

    2012年起,北京工业大学建规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武凤文和“京都印迹”团队开始深入调查东交民巷的“前世今生”、大貌细节,并总结了大量文字和图片资料。对街区内现有北京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建筑及具有历史风貌保护类建筑进行了调研,这对保护区异域风貌的奠定具有较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根据“历史文化特色、建筑形态、建筑风格”建筑风貌三要素,他们将东交民巷的建筑划分为五类: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传统建筑、具有典型建筑形态的历史建筑、具有典型建筑风格的历史建筑与街区风貌协调的现代建筑与街区风貌不协调的现代建筑。

    同时,经调研,目前东交民巷街道的公共服务设施较少,店面零乱,样式不一,围墙把有特色的历史建筑遮挡,使整个街道的面貌显得凌乱且不清晰。

    “京都印迹”团队不赞成仿古式建设,也不建议全拆,因为历史建筑是有生命的,一旦拆除,价值将不复存在。团队认为即使破损也是历史原料,应用现代工艺和以往建筑规制、材料等融合修建,以形成现代和历史的良好结合。同时,东交民巷的保护应立足发展,而不是封存,应让更多的人能够领略历史地段的文化价值,使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满足人们与历史文化叙旧的需要。

    历史街区是北京文脉所在

    2012年起,武凤文和“京都印迹”团队几乎走遍了北京市级历史街区以及一些有历史保护价值但没有官方认证的老街,他们也长期跟踪了烂缦胡同、国子监、宛平城、南锣鼓巷、大栅栏和天桥。其中,大栅栏地区是梨园之乡、京剧的发祥地,他们将其发展方向设计为“梨园戏曲”主题,并在今年全国城乡规划专业高等学校城市设计作业评选中获得三等奖。大栅栏的西南片区发展一般,因此需要进行城市功能、人文生态上的修复。武凤文介绍,烂缦胡同位于宣南地区,主要集中了会馆建筑,东莞会馆是明代民族英雄张家玉的故居,当年叶恭绰先生亲笔提写的牌匾就挂在会馆的大门上。清末举人伦哲如和杨云义分别在东莞会馆和常熟会馆居住过。

    通过以往对北京市43片历史街区的研究,武凤文认为,历史街区的保护和活化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保留提质型,采用的活化方法是盘活,这类街区公共空间文化价值高,历史建筑保护完整,不宜进行开发改造,需要提升原有建筑风貌的质量,应以现有历史建筑保留提质为核心,留存公共空间的“原真性”,并依托历史建筑留存历史时期的景观环境,使整个空间人文景观氛围浓厚,同时借机盘活周边街区;第二类是保护提升型,采用的活化方法是培育,这类街区公共空间文化价值较高,但历史建筑保护不够完整,可进行部分修复,但要与原有风貌保持一致,同时对原有风貌进行保护性提升,活化策略包括保护历史建筑与公共空间的原始风貌,提升公共空间品质,培育片区的历史特色,梳理片区历史文脉,使其具有较强的时代感及文化内涵,保护历史建筑的历史原真性和建筑风貌的完整性,保护及修复建筑的构件细部,展现不同时期历史建筑的美学设计及历史文化价值;第三类为改建完善型,采用的活化方法是重塑,这类公共空间文化价值一般,要进行开发改造,新建建筑要与原有风貌保持一致,但不建议建“假古董”,应采用“重塑”方法,活化策略包括改建、修复与提升公共空间品质,重塑公共空间形态,完善空间服务功能,结合“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拆除违法建设,使环境更贴近现代生活需求。在修复历史建筑中,需恢复历史建筑原始风貌的完整性,应保护与建筑相关的风貌环境,重新塑造街区活力与空间氛围。

    “这些街区的调查研究并不是政府推动的工程,而是我们的教学所需和个人热忱。北京历史街区是北京神和魂所在,也是文脉传承所在。”武凤文说,“我们根植于历史街区研究13年,与十九大强调的四个自信中的“文化自信”相契合。我们对北京文化有自信,北京的建设不丢掉文化,这对历史街区的保护与活化非常重要,也给我们指明了活化的方向:要把握历史街区的灵魂即文脉,这是活化的重要精神基础。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提出“四个中心”,即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要求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北京再度面临着全新的城市格局重塑。“我们更要重视‘文化中心’的建设,北京市新总规中也提到:推动老城整体保护与复兴,建设承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地区。如今历史街区保护及发展问题获得空前重视,我们将继续参与到北京老城区的保护与建设中,把自己的这番心血落到现实。”武凤文说。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