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怀忠的毛猴梦

时间:2017年11月2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孙怀忠的毛猴梦
孙怀忠制作的毛猴

    本报记者 裴秋菊

    毛猴学名昆塑,是北京特有的一种民间艺术,源自清代道光年间。取蝉蜕的头做毛猴头,取玉兰花越冬的花骨朵儿即辛荑做毛猴身,用蝉蜕的爪子做毛猴的手和四肢。毛猴用料虽简单,但制作者的艺术构思却非常巧妙,以物代猴,以猴代人。将破碎化成整体,又将整体赋予人的情趣,造就了一种绝妙的艺术境界。简单中夹杂着精致、朴素中饱含着韵味,北京毛猴在数百年间传承至今,却面临着失传的困境。

    有一位这样的把玩毛猴、传承毛猴技艺的艺术狂人——孙怀忠,尽得老北京毛猴手艺的真传。孙怀忠是河南新乡人,却将老北京的手艺活儿毛猴做得惟妙惟肖。老一代的毛猴艺人做的是再现市井文化的场景式毛猴,大多考虑的是布景和道具,故事性和时代感稍微差些。孙怀忠做的毛猴则融入了更多时代感,无论是在题材构思、表现形式还是道具布景上皆有创新。

    半路出家迷上了毛猴制作

    十来平方米的空间,是卧室兼厨房,却生生放下一张大工作台。工作台上摆满了毛猴和制作毛猴的材料:小贩拿着糖葫芦到处叫卖;车夫用力地拉着洋车,另一个人却泰然坐于车上;老头一手扶着拐杖坐在小石礅上,老太太一手拿着蒲扇给老头扇风,另一只手给老头挠痒痒……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场景被孙怀忠用毛猴呈现出来,既有趣又生动。

    北京潘家园一个逼仄的出租屋里,记者见到了略显疲惫的孙怀忠。谈起他和毛猴的渊源,孙怀忠打开了话匣子。他爱看书,几乎什么书都看,没事儿就爱扎进书店,第一次知道有毛猴,就是从书里看到的。上个世纪90年代,孙怀忠在一本书里第一次看到关于毛猴的介绍,“很短,就是个小豆腐块儿,当时觉得很神奇,但也没太当回事儿。”孙怀忠回忆。

    2003年“非典”时期,由于单位改革,孙怀忠下岗了。这期间,他干过保险、跑过业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留住手艺》节目中的毛猴拿着糖葫芦叫卖,他一下子就被迷住了。然而,当他听到这门手艺面临失传的境地,于是决定认真学习这门手艺。

    “当时全家就靠老伴儿每月看大门380元过生活,那几年完全迷在毛猴上了,没工作也没收入。老伴儿跟我急,就不给饭吃。男人讲理想,女人讲现实。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给饭,那也得做。”捡10个易拉罐买一把辛荑,30个饮料瓶换一桶白胶,孙怀忠靠捡垃圾开始自学毛猴制作。

    孙怀忠没见过真正的毛猴,靠自己摸索做出了第一只毛猴。“刚开始做的毛猴全是趴着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站不起来。后来误打误撞把猴腿粘反了,毛猴反倒站了起来。”由此,孙怀忠制作毛猴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

    做了3年毛猴后,孙怀忠结识了河南省民俗专家倪宝诚。在倪宝诚的帮助下,孙怀忠学会了很多做毛猴的知识。2006年,孙怀忠来北京参加第三届中国民间工艺博览会。这次博览会上,其作品《练摊儿》获得银奖,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

    孙怀忠看到了未来,他要做地道的“贵族毛猴”。于是,他决定再次去北京,要在那里扎根,让毛猴回家。

    做“有文化”的毛猴

    老手艺有了新生命

    毛猴做得再好,看久了也就是件工艺品。怎样才能让毛猴有生命力?唯有文化。编写有趣的毛猴故事,人们记住了段子,自然也会喜欢毛猴。诙谐生动的老北京文化,是毛猴的灵魂……

    因为一家文化公司的邀请,2007年,孙怀忠带着朋友支持的1000元再次来到北京,打算大展拳脚。

    然而,到了北京以后,孙怀忠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邀请他的文化公司没了影儿,自己去卖又发现作品的包装根本不适应市场。朋友借的1000元要花完了。为什么得了奖还是没有出路?孙怀忠想不明白,然而更急迫的现实问题摆在他的面前,没钱怎么在北京待下去。没了收入,老伴儿一怒之下回了河南。

    因为毛猴,孙怀忠不想离开北京,加上来京之前自己对亲朋好友许下的豪言壮语,爱面子的孙怀忠也不能回去,就这样被困在了北京。“最难的时候,一块钱馒头吃一天……经历多了想开了,我就是个‘北漂’的民间穷艺人。”带着大师的帽子,过着屌丝的生活,上面的牙笑掉了,下面的牙饿掉了,痛并快乐着……这是孙怀忠给自己的自画像。

    “幸好遇到杜康民老师,把我推荐给翰艺德老总郑虎平。不是他们的收留,我真要流落北京街头……”在几经沉浮之后,孙怀忠制作的毛猴逐渐打开了局面,并在后海的酒吧角落里有了立足之地,他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慢慢地,孙怀忠开始思考如何让毛猴长久不衰?怎么让年轻人喜欢毛猴?

    “毛猴做得再好,也不过是雕虫小技,糅进文化,那才是艺术。艺术拼到最后,讲的是修养、文化。”孙怀忠为了让他做的毛猴有文化,他自创“毛猴说事”,以毛猴为蓝本,试着把相声、小品、漫画一些流行文化元素往毛猴身上嫁接,将社会热点、网络流行语和他对人生的感悟都编了进去,一共编了108个故事,从幼儿一直讲到老年,赋予毛猴艺术新的生命。

    做毛猴没有时间概念。“选料要万里挑一,得看缘分。没碰到最合适的材料,我情愿放一放。”做毛猴前,孙怀忠会经历漫长的毛猴故事构思,孙怀忠就像是“导演”,看似简单的材料挑选,却是心里照着剧本,一轮轮严苛海选、复赛……

    如今60多岁的孙怀忠,像年轻人一样,仍有许多新的想法。他是个“重度网瘾患者”。吃饭、坐地铁都拿着手机,微博、朋友圈刷得比年轻人还溜。怎么把最新潮流元素融入毛猴段子里,让年轻人喜欢,是孙怀忠制作毛猴的秘密。在孙怀忠看来,毛猴要想发展,需要借助“互联网+”,尝试毛猴IP化。

    发起众筹

    传承传统文化要从娃娃抓起

    孙怀忠来到北京已有10年了,如今的他除了以毛猴形式说段子、编成系列故事,还带着毛猴技艺和故事走进了课堂。用孙怀忠的话说,传承传统文化要从娃娃抓起。

    孙怀忠喜欢教人做毛猴,但他不带徒弟。“因为徒弟可遇而不可求,和寻找知音一样。大部分人学习做毛猴,不是为了传承艺术,而是为了卖钱,不少人前脚学完手艺,摇身一变,就成祖传做毛猴的,其实他们的毛猴做工很粗糙,一晃就散架。”孙怀忠说。

    做毛猴,按照制作水平,可以分为孩子毛猴、匠人毛猴、宫廷毛猴。孙怀中介绍,辨别毛猴的好坏要“三看”:正面看——看神态,虽然不画眼睛但可以看出眼神;顶上看——看做工,肩膀在一条线上,能看出男女有别,看不出胶粘痕迹;摇着看——看品质,怎么摇都不会散架。

    如今的孙怀忠把主要放在非遗进校园活动中,先后在多所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中授课。为学生们讲述毛猴的起源和历史,用毛猴说段子,教学生进行毛猴制作,把传统文化和现代元素糅合在一起,让年轻人喜欢。

    孙怀忠把毛猴手艺带到了中小学课堂上。他说:“对于文化,只有先了解,才能喜欢;喜欢,才能传承。”

    在给农村孩子上课的过程中,孙怀忠的感触很深,他想通过网络的力量发起众筹,为孩子们筹集费用,只要有资金买原料,自己可以免费为孩子们授课,让毛猴这门老手艺很好地传承下去。

    孙怀忠有3个愿望:一是用毛猴说段子,二是让毛猴形象上邮票。三是是将毛猴形象与动漫结合起来。如今,孙怀忠的前两个愿望都已经实现了,“但把毛猴做成动漫真的有些难,现在教孩子们做毛猴也是为了用买后做动漫打基础,希望年轻人在进行创作时,能多吸收一些民间传统元素。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