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入股 韩寒率亭东影业力助博纳IPO

时间:2017年11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曹瀛琰

    2010年,博纳影业以IPO方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纳斯达克市场的第一只中国影视股;5年之后,博纳影业收到私有化邀约,开始为回归A股做准备,2016年从美国退市;2017年10月13日,证监会披露了《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博纳影业正以自己的节奏在资本化道路上前行。

    就在同期,作家韩寒旗下的亭东影业完成3.1亿元股权融资,其中博纳影业以2.5亿元入股,持有12.5%。这次融资是韩寒与博纳影业长期合作的成果,两者间的渊源,则要追溯到博纳影业私有化之时。

    博纳回归A股 深受各方青睐

    韩寒与博纳影业的相识,是从2014年韩寒首次执导《后会无期》开始的,当时,博纳影业是这部电影的投资方兼发行方。而更进一步的合作,则是在博纳影业私有化的时候。

    2015年年底,博纳影业私有化的消息一经流出,国内各路资本就表示了强烈兴趣。2016年4月博纳影业宣布从美国退市后,先后于当年9月、12月、2017年3月进行了3轮增资,腾讯、阿里影业、中信证券、新华联集团、招银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万达电影等知名机构或公司纷纷入股。

    不仅如此,博纳影业还吸引了包括韩寒在内的一些明星股东,有张涵予、章子怡、陈宝国、黄晓明、黄建新几位影视明星,其中,张涵予、黄晓明分别持股0.31%,章子怡持股0.19%,陈宝国持股0.13%,黄建新和韩寒分别持股0.06%。明星入股影视集团是业内常态,通过入股公司,成为公司的另一种无形资产和独特竞争力。而这几位明星股东的持股比例,在影视行业内也属于正常水平。通过入股,韩寒与博纳影业展开了更加深入的业务往来。

    联姻博纳 韩寒开启影视发展之路

    2016年是韩寒职业转型的关键一年。此前,韩寒同时经营着文学APP ONE和电影创作,并于2014年上映导演处女作《后会无期》,2015年参与创作电影《万万没想到》。2016年4月,韩寒召开发布会,将文学APP ONE和影视公司亭东影业合并,成为为现在的亭东影业,并公布了《三重门》这一IP的拍摄计划。

    直到今天,亭东影业上映的影片只有一部,即由邓超、彭于晏、赵丽颖领衔主演的《乘风破浪》。这部电影也是博纳影业投资并发行的。根据招股说明书,博纳影业向亭东影业支付的制片款为1668.59万元,但预付发行及制片款却高达1.7亿元,这意味着刨去制片款,发行预付达到1.54亿元。

    这部影片无疑使双方赚得盆满钵满,截止今年2月22日,《乘风破浪》上映26天,票房累计破10亿元。这也进一步坚定了博纳影业对韩寒的信心。完成这次投资之后,博纳影业董事长、总经理于冬兼任亭东影业董事,双方互相入股,进一步加深合作的关联程度。

    公开IPO 低利润成美中不足

    根据博纳影业的招股说明书,其2014年、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2.11亿元、14.3亿元、19亿元。从收入构成来看,电影业务收入和影院业务收入约各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一半。

    第一大收入来自电影业务,今年《乘风破浪》带来约1.36亿元收入,《三少爷的剑》5384.39万元,《合约男女》2649.61万元,去年《湄公河行动》带来约4.66亿元收入,《澳门风云III》2.06亿元,《封神传奇》1.05亿元。

    博纳影业的第二大收入来自旗下30多家影院。它们分别在2014年、2015年、2016年贡献了5.2亿元、7.6亿元、8.2亿元的收入。有关统计,截至9月20日,博纳影业旗下取得放映许可证并实际运营的影院达到42家,银幕346张,累计票房收入34亿元。

    然而,高收入掩盖不了低利润的尴尬处境。2014年、2015年、2016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仅为1680.19 万元、2173.29万元、4140.59万元。

    诚然,博纳影业高于同业的管理成本会拉低利润率,在营收本不稳定的影视行业中,必然有些项目只能赔本赚吆喝了。典型案例之一就是李安导演的最新影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尽管口碑依然良好,但国内票房仅收获1.65亿元,作为这部电影的投资方兼国内发行方,博纳影业产生重大亏损。根据资料,博纳影业在今年第一季度末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8405.78万元,根据电影商品的特殊性可以推断,在这个项目上,博纳影业亏损了8405.78万元。

    内容+院线 两条腿走路

    尽管博纳影业有了明星股东,但事实已经证明,明星不是万能的,内容营收是不可控的,为了降低经营风险,保证稳定的现金流和预期收益,根据招股公告,博纳影业拟公开发行不低于1.22亿股,募集资金14亿元,其中8.2亿元将用于电影院项目。

    长久以来,博纳影业一直坚持电影业务与院线业务的双线发展,这次IPO后重点发展电影院线项目,也显示了其细致的未来规划——不仅有影视明星和大IP筑台,也有完善的院线业务保持营收基础。

    我国电影院线面对着市场遇冷和网络渠道的双重夹击。横店影视IPO之后与博纳影业同样着重布局电影院线,但具体的方法不同。

    在影院业务上,博纳采取精品影院的策略,拥有北京悠唐影城、深圳皇庭影城等一批影院公司。而浙江横店影视城则向中小城市下沉,尽管消费市场不如一线地区,但通过“影院综合体”,打造电影院线的辐射效应,同样能够创造鲜活的生命力。

    依靠与韩寒等明星的合作,博纳影业在院线之外有了充足的回转余地。横店影视、博纳影业的先后上市,也在探索创新我国电影、院线领域的发展路径,于产业、于社会,这都是利好消息。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