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川藏线”风景道的求变之路

时间:2017年11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皖南川藏线”风景道的求变之路
鸟瞰“皖南川藏线”

    □□朱跃武

    位于安徽省东南部的宣城市中部深山里有一条县道,翻山越岭,盘旋上下,是那个时代人定胜天的杰作。近些年,这条县道被江浙沪城里人逐渐知晓,纷纷自驾前往,成为这些自驾爱好者眼中的“皖南川藏线”。随着旅游业的发展,乡村游再现生机,该线路颇受当地政府重视,更是有意将“皖南川藏线”可辐射的四县市区进行统一打造。

    秘境归来的洼地机遇

    “云上天堂”仍有隐忧

    今年9月,一首《皖南川藏云上天堂》的歌曲深受热捧,本地文化人谱写“皖南川藏线”主题歌,确实是一次积极尝试。

    “皖南川藏线”区域是宣城的生态宝库,这一山水秘境中千米高峰矗立,保护区、森林公园镶嵌其中。这里也是古宣州文化的重要遗留地,如土著乡音——宣州吴语在该线路的溪口、青龙、泾县西部还有着广泛分布,此外留有不少的古代制窑、造纸、做伞、制笔等手工业遗址。

    在传统旅游阶段,宣城受制于各种条件,亮点有限,敌不过近邻“两山一湖古村落”的黄山等旅游地。在投资型旅游发展阶段,鉴于投资环境、政策力度等的制约亦表现不佳,但在全域旅游新趋势下,宣城旅游以“皖南川藏线”为代表的旅游新业态,已经收获了很好的市场声誉,并领先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其他城市,带来很大的综合效益,将成为宣城旅游的突破口。

    良好的生态、活态乡土文化也沉淀出市域的乡愁高地,袖珍小村散落山乡,祥和安宁。而适宜休闲品质生活的良好环境,正是城市人追求的归隐乡野诉求,因此也是未来发展的潜力高地,通过发展以旅游休闲为主的现代服务业,是区域经济社会综合发展的有效契机。

    然而,无论是歌曲《皖南川藏云上天堂》中所唱到的“春来山花齐开放”的风物景致,“烟雨点染”的灵动情趣,还是“一百零八道曲曲弯弯”的险峻天路,“梦里寻芳”的心扉寄怀,基于地理环境的相似性,周边同类资源很多,产品供给层出不穷,“皖南川藏线”优势似乎难续。尤其是临省旅游创新不穷,自驾游、风景道爆发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在旅游日新月异的当下,火了好些日子的“皖南川藏线”逐渐慢了下来,囿于观光游的思维惯性,资金和创意的不足,没有足够的趁热打铁,自驾游本身产品单一,配套和衍生不足,乡村和农业受惠不明显,沿线的景观氛围还尚未形成,目前可能还是“野驾”阶段。

    另外,作为新业态的自驾游,本身就是“私家车+户外游”的结果,融合创新是其贯穿始终的核心。换言之,着眼中高端市场的自驾游,如果没有后续产品业态的创新创意,生命或许戛然而止。能否在“皖南川藏线”未来的产品、设施、运营、衍生等方面有更多的动力和支撑,将决定“天堂”会不会成“天坑”。

    此外,“皖南川藏线”目前仅仅是一条东起宁国青龙、西至泾县汀溪的盘山公路,能否从全域旅游和区域发展全局出发,谋划自身未来,也是其能否走下去、走出去的关键,因为局部和整体相伴相生。

    乡土文化的现代表达

    营造乡愁氛围和自驾空间

    “皖南川藏线”是宣城旅游实现弯道超车、异军突起的重要高地,是推动全域旅游下宣城旅游创新的重要实践,更是通过创新产品业态在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赢得与黄山、池州同等地位的重要机遇。

    “皖南川藏线”是市场捧出的业态,紧跟游客需求是生命和生机的保证。笔者认为,基于全域旅游、大众旅游和度假旅游的规律,“皖南川藏线”应以休闲度假为产品和收益方向,把流水的车辆和游客留下来体验消费;应以自驾活动特征为开发建设基础,整体规划,整合资源,整治秩序;应以资源条件为基础,防止大兴土木,劈山填水的自戕。

    其中,该线路尤其应以整体利益实现为机制。皖南川藏线要以宁国和泾县段为精华区段,以宣州和旌德段为重要区段,精华区段应紧抓市场热度,壮大自身,辐射带动重要区段,重要区段应认识自身资源,整合打造,支撑丰富精华区段。两大区段务必形成资源有特色、产品有差异、功能有主次、交通有疏解、发展有共享的局面。

    对于宣城旅游未来的发展,笔者认为,要从宣城综合发展高度看待“皖南川藏线”。该线路涉及宣州、宁国、泾县、旌德四县市区,是全市的生态高地、发展洼地,市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和创新破解的希望都可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皖南川藏线”的生命,同时也庇佑了众多的乡土文化,而环境优先的原则需要我们动用智慧,最大限度、充满创意地利用存量资源。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要跨越传统观光景区的成长模式来看待“皖南川藏线”的发展,进一步研究风景道、自驾游产品及自驾游客的行为特点和需求,研究本地资源环境与自驾游的契合度和不适性。在此基础上,把资源和环境转化为以自驾游为主,以交通旅游产品为特色的旅游产品体系,并放眼同类风景道,扬长避短,提前谋划升级产品,做好市场与产品的对接。

    乡土文化,长在乡村,成于过往。笔者认为,在“皖南川藏线”的规划建设过程中,可研究挖掘文旅融合点,并以现代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包装成可体验的旅游服务,从而激活乡土文化中乡愁的现代价值,通过用现代方式表达乡土文化,营造轻松的乡愁氛围和时尚的自驾空间。

    打造自驾游风景道综合产品体系

    “皖南川藏线”沿线适当留白,既是自然环境保护之必需,也是未来发展空间之必需,能为更有时代特点和市场前景的产品留下空间。

    笔者了解到,目前“皖南川藏线”沿线地形多变,闭塞不便,农业应对市场能力有限,多数仍处于传统阶段,第三产业停留在满足本地的乡村服务业阶段。由此内生发展动力极弱,加之得不到大城市的辐射带动,如溪口、方塘、汀溪、云乐,工业模式下早已疲态尽显,转变思路,旅游休闲引领是当下的可靠选择。

    风景道自驾游产品虽然是新事物,但它的适应性很强,门槛并不高。周边省市县都在尝试推动,不久应会井喷,供过于求。因此,在规划设计阶段,“皖南川藏线”就要考虑到自驾游衍生产品的策划,结合资源条件和市场区位,谋划更多旅游产品业态。

    与此同时,在宣城层面可牵头整合四县市区的资源、资金、资产,统一规划打造,必要时可以基于旅游发展考虑县乡级行政区划调整;做强做足汽车主题产品,如汽车文化小镇、自驾山乡,发展汽车关联业态;开发景观类、文化类、运动主题类以及低空道、小火车道等多类型的交通旅游产品体系。此外,还应承接自驾游的溢出带动效应,开发乡村休闲度假、文化探秘体验、创意农业、康体运动等产品,做实与周边的差异化发展。

    此外,要以互联网思维构建自驾游服务系统。互联网时代,旅游开发供给和分享反馈,已呈扁平化、即时化之势,互联互通,共建共享应成为旅游,尤其是自驾游服务系统构建的重要导向。

    自驾游对应中高端旅游市场,“皖南川藏线”首先要在交通信息化层面下大力气,做好设施建设与维护、信息发布与互动、服务提升与定制,这也可以成为未来竞争力和差异化的重要筹码;其次是基础旅游服务体系完善,并与区域内的村庄、居民点、保护区、森林公园、湖泊、溪流做好对接,实现服务共享;再次,自驾游的救援急救等安全保障,要与沿线和附近的优质医疗和救援资源做好无缝对接;最后是完善通用机场、集散乡镇、单行自驾支线、停车场、骑行驿站等内部旅游交通,与规划建设中的外部高铁、高速和城际做好选线、设站、换乘等对接,达成未来快速进入、畅通自驾、便捷服务、精准到达、自助休闲、安全离开的目标。

    (作者系浙江省杭州华清旅游规划设计院副院长)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