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爱“材”如命者 执手“花黎”铸传奇

时间:2017年11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谁言爱“材”如命者 执手“花黎”铸传奇
伍炳亮介绍家具设计制器理念

谁言爱“材”如命者 执手“花黎”铸传奇
千年老料在嘉德典亚艺术周受围观,伍炳亮迅速拿下。

谁言爱“材”如命者 执手“花黎”铸传奇

得到如此大料伍炳亮喜不自禁

    □□蔡之岳

    唐朝陈藏器《本草拾遗》中说:“榈木(又名花黎、花梨)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文中“南海”即今天的海南,“安南”在今天的越南横山(Hoanh Son)以北地区。自唐代起,这种产自海南、越南的名贵木材就在历史中埋下伏笔。至明代和清前期,黄花梨作为中国明式家具最佳用材,步入人类家具史的追光灯下,以曼妙身影引起广泛关注。其后又走入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馆、艺术馆和顶级收藏家手中,引来举世赞誉和追捧。

    20世纪80年代以降,黄花梨木在沉寂半个世纪后,和中国传统家具界的一位艺匠构成了难解难分的交集:38年来传承创新,铸器寻韵;以器载道,孜孜以求。当许多人在黄花梨面前都成为过客时,唯有他不忘初心,追寻黄花梨“日愈稀缺”的足迹,书写着自己的艺术人生传奇。此人便是被誉为“岭南鲁班”的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伍炳亮。

    十天连收三根“千年老料”

    10月15日前后,传统家具圈流传着一则佳话:酷爱黄花梨木的制器大家伍炳亮,喜获10年前曾失之交臂的两根黄花梨稀世大料。伍炳亮说:“苦等10年,终成所愿!这两根罕见的口径较粗海南黄花梨野生林老料,唤起我早期在海南收集海南黄花梨野生林老料一段段美好的回忆……”

    原来早在2007年,伍炳亮到海南岛搜集黄花梨老料时,就曾随着海南一位木材商到他隐蔽、潮湿的地下室里面,看到了两根长1.3米至1.4米,口径32厘米至35厘米、38厘米至42厘米的海南黄花梨顶级油梨老料。伍炳亮当即眼前一亮,这么粗大口径、千余年的顶级海南油梨老料,近几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伍炳亮仍记得当时自己表现得非常冲动,恨不得马上谈妥成交,拥有两根大料。但对方却平静地说出几个字“暂不考虑转让”。

    对海南黄花梨材料有一定研究和了解的人都知道,海南黄花梨野生林材料取材长度大多数都在几十厘米至1米多之间,口径由几厘米至20厘米左右,无什么长料(超2米)和口径较粗(超30厘米)的料,因此两根老料均属难得一见,自然让伍炳亮备感遗憾。

    此后,每每想起这两根料,伍炳亮屡次电话询问那位收藏家能否转让,但得到答复都是“暂不考虑”,或者推说“这两根料是与一位拍档共同所得,还没有商量好”。时间一晃过去了10年,其间海南黄花梨野生林老料早被搜罗一尽,一木难求。供求严重不对称,市场行情一路攀升,像伍炳亮这样的制器大家更是急待好料来维持新作品问世。

    转机终于出现了,最近当伍炳亮又念念不忘地想起这两根老料,拨通海南藏家的手机时,或许是他的真诚终于打动了对方,也或许是他愿意付出超前昂贵代价的原因,对方终于愿意出手,并最终谈妥了成交协议。就这样,苦等10年终于如愿以偿。

    这段传奇般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有人称赞伍炳亮“众里寻她千百度”对黄花梨好料孜孜以求永不放弃的精神,也有人开玩笑说:一遇到黄花梨好料,伍炳亮便心甘情愿倾其所有,真是“爱材如命”。对于伍炳亮而言,视好的创作素材如同生命,这无疑是极高的赞誉。

    让人没想到的是,短短10天之后,又一个“爱材如命”的故事发生了:10月25日,第四届嘉德典亚艺术周在北京开幕,来自海南的参展商柴艺坊在展出黄花梨家具的同时,带来一根长达3.13米的海南黄花梨千年老料。伍炳亮在看到它的第一时间就辗转找到了这根海南黄花梨老料的主人,并很快和对方谈妥了转让意向。在嘉德典亚艺术周上,不少懂行业内人士听闻伍炳亮要收藏此料,他们在参观艺术周时,都会特意找到这根老料,一边仔细观察,反复品赏,一边赞叹伍炳亮每每出手不凡的“大手笔”。

    精品力作频频问世

    10天连遇三根千年老料,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更不是人人都能抓住。其实,从“爱材如命”,惜材如金,到推出富有艺术含金量的精品重器,对于伍炳亮来说,这种感人至深的故事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业内人士还记得,就在2015年,伍炳亮接连推出了当时业界最大的一件海南黄花梨明式架子床,和一件长达3.6米的海南黄花梨大翘头案。而这件罕见的大翘头案,也凝结着被收藏人士广泛传播的一段佳话。

    上世纪80年代,海南民间有一些明清两代经砍伐遗留下来、在山上的海南黄花梨树头树根树枝,以及民间一些老家具和拆房老料。行内人知道它们长度大多都是几十厘米到1米多,口径较粗和超过2米长的料很少。1988年,伍炳亮从平时收集到的拆房梁海南黄花梨野生老料中,难得地挑选出了几根3.6米长的材料,他计划依照这一长度,设计制作一件大条案。遗憾的是,这些房梁老料开出来后,却发现长面有一条较大的裂缝,无奈之下,只得暂时收起制作大案的念头。而两块已开料的长3.6米、宽10厘米、厚3厘米的裙板得以保留了下来。

    经过26年的漫长等待,机会终于来临:2014年7月,以出产海南黄花梨闻名的海南岛海口、文昌等地区,遭遇了百年难遇的17级强台风。台风吹垮了很多年久失修的民间老房屋。两天后,伍炳亮突然接到海南朋友的电话:村民们在清理房屋废墟时发现了两根3.6米长的海南黄花梨房梁老料。

    伍炳亮听后非常高兴,通过和海南朋友数次协商,终于如愿以偿地拥有了这两根罕有的海南黄花梨野生老料。之后,伍炳亮精心设计,大胆创意,历半年后制作出一件长3.6米、现存世上最长的珍稀海南黄花梨灵芝如意纹翘头大案,先后在广州举办的工艺美术精品展、深圳文博会、北京中国红木家具精品品鉴会上展出,轰动了整个传统家具界。

    而今,中国传统家具行业又将记载下伍炳亮与海南黄花梨之间的又一段故事,10月15日至25日,他接连出手,将三根罕见的千年海黄老料购入囊中,人们当然有理由期待伍炳亮下一件、下一批海黄重器精品力作问世。

    书写当代黄花梨传奇

    近十几年来,传统家具在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家具制作不断进步的同时,也加快了对红木资源的消耗。整个行业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怎样对待红木家具的设计与制作,才能既传承中国优秀的家具文化,又能使珍贵的红木资源物尽其用,不浪费材料,而使其通过优秀的家具作品,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

    伍炳亮以艺术实践给出了答案,也给业界树立了学习榜样。无论是海黄还是越黄,其野生木材都面临濒危,一木难求。接下来,紫檀和交趾黄檀等传统用材也将步其后尘。稍有懈怠就会暴殄天物,造成不可逆的资源浪费。没有出色的设计创意,做出的家具有可能卖不回材料的价钱,这给业界提出了挑战。

    伍炳亮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同一个行业,体现出了可贵的大国工匠精神。他在传承的基础上不忘创新,追溯宋元家具的历史风格,参照明清家具经典款式,结合现代人生活需要和审美风尚,设计制作了1300余个款式的红木家具,其中不少家具款式成为业界普遍学习的范例。尤其在黄花梨家具的设计制作上,他以自己数十年的制器经历和其间创制的大量经典作品,推出了中国传统家具发展至目前的主体阵容,展示了传统器物在当代的审美价值。

    来自收藏人士的切身感受无疑是对伍炳亮最中肯的评价。9月下旬至10月初,笔者亲眼见证了伍炳亮作品被收藏家追捧的实例:一位酷爱他黄花梨作品的朴女士,为独家购藏伍炳亮刚刚设计制作的一对黄花梨台屏,从深圳赶到北京,一再诚恳地表达收藏欲望。朴女士表示,自己是伍炳亮黄花梨家具的发烧友,收藏他作品已经十几年了,通过他的家具触摸到了历史。他的家具是艺术品,也是收藏家们的追求。

    朴女士的话在收藏家中有很好的代表性,从收藏角度讲明了伍炳亮作品的艺术价值。10天内连收三条千年老料,一方面使“爱材如命”的伍炳亮欣喜若狂,另一方面也使收藏家们翘首以盼——盼着他再以鬼斧神工,推出海南黄花梨精品重器。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