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忠志的中国舞台

时间:2017年11月0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原标题:
    长城脚下赴《大鼻子情圣》之约
    铃木忠志的中国舞台

 
铃木忠志的中国舞台

铃木忠志的中国舞台

《大鼻子情圣》剧照

    □□本报记者 鲁娜

    从日本的小村庄利贺到中国的浙江古镇乌镇、北京古北水镇,1767公里,国际戏剧大师铃木忠志一路踏步而来。近日,铃木忠志携SCOT剧团再次登上古北水镇长城剧场,以天地为幕,以群山和司马台长城为背景,对情圣西哈诺的故事《大鼻子情圣》进行“铃木式”全新演绎。

    作为乌镇景区的设计者、规划师以及乌镇戏剧节发起人,陈向宏在京郊建造了一座北方水镇——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古北水镇。2015年端午,陈向宏将长城剧场带到了铃木忠志面前。此后,这一剧场和铃木忠志每年都会开展一次以戏剧之名的约会,这个长城脚下的露天剧场,也因此成为铃木忠志重要的中国舞台。

    缘起乌镇的不解之缘

    长城剧场位于古北水镇山顶,背靠群山簇拥下的长城,在原有的山坳地形上,垒砌石块搭建仿长城的舞台和环形的观众席,颇有古希腊剧场的味道。“晚上演出时,远处山峦蜿蜒的长城被灯光点亮,此时长城仿佛是剧场的一个道具。”铃木忠志说。

    早在2014年,铃木忠志便作为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嘉宾来乌镇观摩。铃木忠志由此成了乌镇戏剧节的常客,也与陈向宏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一年,陈向宏接受铃木忠志的建议,在司马台长城脚下修建了长城露天剧场。

    对于露天演出,铃木忠志一直有着丰富的经验。由他一手建造的日本富山县利贺村戏剧聚落,因其发起的利贺戏剧节而闻名世界。2015年端午,陈向宏将初步建成的长城剧场带到了铃木忠志的眼前。

    观众席上杂草丛生,还有铁块暴露在建筑外的痕迹,铃木忠志后来回忆,那和施工现场一样。但这并不妨碍这座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剧场对他的吸引力。几乎整整一天,铃木忠志都独自待在剧场,在空山旷野间,他感觉到一股“野性”的力量。

    在当代戏剧舞台上,铃木忠志以其独特的“铃木演员训练法”著称。其戏剧带有强烈的“铃木式”特色,而在题材和演出地上,他格外偏爱古希腊的剧本和剧场。和利贺多个剧场一样,铃木忠志认为,露天的长城剧场虽然不像古希腊的露天剧场有宗教上的意义,但以群山和司马台长城为背景,有历史和野性的力量。

    “剧场建设水平的高低,其实在于剧场能否引发创作者或观众的思考,是否具有唯一性。长城剧场在我眼中可以说领先世界很多剧场几百年,可以与古希腊剧场相媲美。”铃木忠志对陈向宏的设计的赞叹不已。他决定,要在这个“晚年看到的具有创作欲望的剧场”演一出古希腊话剧。

    连续3年的舞台之约

    第一次演出时,由于已临近10月底,当时的长城剧场入夜后十分寒冷,演出时喘气都带有白气,这成为铃木忠志深刻的记忆。

    2015年10月,铃木忠志带着他的力作《酒神狄俄尼索斯》在古北水镇长城剧场进行演出。此后,铃木忠志每年都会带话剧来此演出。2016年,铃木忠志再次回到古北水镇,带来一悲一喜两部作品《厄勒克特拉》与《咔哧咔哧山》,让铃木迷大呼过瘾。

    今年秋天,78岁的铃木忠志携《大鼻子情圣》再次如约而至,连续两个晚上演出,场场爆满。“长城这边空气好,就是很冷。”铃木忠志坐在剧场旁边的一栋木屋里,一如既往地打趣着古北水镇的昼夜温差。

    “希腊人爱英雄,英国人爱莎翁,法国人爱‘大鼻子’”。铃木忠志总结。《大鼻子情圣》是法国著名作家罗斯丹的经典浪漫爱情悲剧,诗人、军官西哈诺有着异于常人的大鼻子,喜欢上了自己的表妹罗姗妮,然而不敢表白,后者还将自己喜欢上卫兵克里斯蒂安的事情告诉了他。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慕,西哈诺替克里斯蒂安给罗姗妮写情书,促成表妹的姻缘,自己则始终隐身幕后,直到临终才向表妹吐露真情。

    这个在法国妇孺皆知的人物曾先后8次被搬上银幕。铃木忠志的独特诠释,也让该版本成为铃木忠志的代表作品之一。“与利贺表演版本不同的是,由于消防等原因,长城剧场在演出时无法实现下雪、放烟花等场景,还十分寒冷,但喜欢我的观众会来这里。”铃木忠志说。

    一个在山里盖房子的大爷

    利贺这个老龄化严重、人口迅速减少的村庄,因为戏剧而得以保留至今并扬名天下。消逝的村庄不再消逝,反而生长出新的生命。

    铃木忠志1966年从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开始涉入戏剧舞台,并小有成就。但在以盈利为中心的都市剧场中,他觉得艺术受到盈利规则的限制,因此想要创造一个完全为艺术而生的天地。1976年,铃木忠志带着剧团离开东京,来到深山环绕中的利贺村。

    他与建筑师矶崎新合作,在山中空地上建立起一个以剧场为中心的艺术群落——利贺艺术公园,包括多个剧场、排练空间、办公室、住所及用餐空间。“其中两个剧场就是露天的,有山有水。”铃木忠志后来又创建了铃木利贺剧团。1982年,他发起了日本国际性戏剧节——利贺戏剧节。

    这个曾经不足600人的小村庄,如今因每年夏天举办的利贺戏剧节会集全球戏剧人,每年有1万余人前来学习。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先坐飞机再坐大巴,在山路上盘旋三四个小时,翻山越岭会聚于此。坐在露天剧场里,看那些在月光、山色和湖水甚至在稻草屋顶和原木柱梁间演绎的戏剧。

    “今年共有来自23个国家的戏剧爱好者来到利贺学习。”铃木忠志介绍。吸引全球戏剧爱好者前来的,不仅仅是利贺的戏剧氛围,更是铃木忠志独创的“铃木演员训练法”。该训练法曾风靡美国、俄罗斯,近年来也在中国受到欢迎。

    铃木忠志注重演员的下半身运动,演员以滑步、跺步、碎步等方式大幅度移动身体,同时练习发音。“我在古希腊露天剧场导戏,有容纳1万人和3000人的剧场,不用麦克风,声音依然能传到最后一排。”铃木忠志说。

    在这个过程中,铃木忠志对演员要求极为严格,对细微的动作、身体重心的位置都有明确标准,并反复训练。除了严苛的训练、排练、演出,团里的成员还要进行一系列工作,如做饭、清扫、接待客人、戏剧节期间的观众引导、商品售卖等。就这样,在东京人称为“比莫斯科还要远的”利贺,铃木忠志建造了一处戏剧“桃花源”。

    一个古镇剧场的前路

    文化旅游景区的露天剧场并不少见,围绕露天剧场的演出也层出不穷。但每年只上演几场戏剧的露天剧场在国内还十分罕见。

    去年,铃木忠志将其独特的“铃木演员训练法”带入中国,在古北水镇艺术塾亲自授课,铃木方法演员训练营第一期应运而生。今年,铃木忠志再次来到长城剧场,开办铃木方法演员训练营第二期。据介绍,古北水镇艺术塾旨在为中国年轻的戏剧学员提供一个与国际戏剧大师交流学习的机会,继承和创新戏剧文化。相比在利贺的表演培训大多由优秀学生来代课,本次在中国的两期训练营均由铃木忠志亲自授课,比较难得。

    借由戏剧培训、剧场等业态,铃木忠志也在思考长城剧场的前路。记者了解到,文化旅游景区内的剧场一般是作为旅游演出的场地,特别是露天剧场,大都作为景区实景演出的表演场地。但长城剧场并非如此,除了铃木忠志每年一次的戏剧之约外,该剧场更多是作为会议场地,为第三方提供发布会场地。

    对比之下,铃木忠志认为,利贺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戏剧产业链,包括剧团、剧场、培训等,剧团收入能支撑产业运转,而培训也形成了良好的循环。“利贺的发展轨迹,能为中国很多地区发展戏剧经济提供借鉴。”如今,长城剧场通过持续建设,已经拥有一个剧场、两个排练厅,还在剧场旁边建起了长城小院,让铃木忠志可以在演出结束后小酌和休息。

    在铃木忠志看来,不同于乌镇每年一次乌镇戏剧节的戏剧集中展示,古北水镇更适合作为戏剧孵化基地,当然要往这一方向发展,需要建立起戏剧学校、成立剧团,形成戏剧聚集地,前路将充满困难。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