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用诗歌打造那达慕

时间:2017年10月0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鄂尔多斯:用诗歌打造那达慕
康巴什第一小学的经典诗歌诵读

鄂尔多斯:用诗歌打造那达慕

“诗韵墨香”吸引千人现场创作书画

    本报记者 李琤

    “那达慕”蒙古语为“娱乐”和“聚会”之意,是草原牧民喜庆丰收、隆重聚会的节庆活动。不仅是蒙古民族的传统盛会,也是增进各民族互相交流和共同进步的重要纽带。

    2016年,鄂尔多斯市给久负盛名的蒙古族那达慕增添了一个新名词——“诗歌那达慕”, 为广大诗歌爱好者带来福音,也为鄂尔多斯的诗歌创作开辟了新的土壤。今年8月,在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之际,第二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启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代表中国诗歌学会向鄂尔多斯政府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牌匾。鄂尔多斯充分发挥诗歌文化的力量,向世界展示一个具有文化底蕴的诗意之城、希望之城和品质之城。

    让诗意“入城、入户、入心”

    鄂尔多斯是著名的“河套文化”“青铜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也是蒙古族传统文化、风俗和礼仪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之一。近年来,鄂尔多斯市为了让诗意“入城、入户、入心”,将诗意融入生活,丰富和繁荣市民的文化内涵,全力打造中国诗歌之城。

    从百年新诗陈列馆建馆、马兰花诗刊创刊、马兰诗社等诗歌社团成立并积极活动,到各种诗歌书籍的编辑出版,鄂尔多斯培育和营造了浓郁的诗歌文化生态,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诗歌活动遍地开花。

    第二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诗评家参加了诗歌论坛,论坛以“全球文化语境下的地域性诗歌写作”为主题,分析、研讨、梳理中国当代新诗在全球文化语境下的写作特征、困境和出路等现实问题和各种可能性,为中国当代地域性诗歌写作厘清方向。

    诗人阿信在偏远的甘南藏区地区写诗30多年。他说,写诗是一种生活,诗歌融入了他的个人生活。他感到,草原上的草木、牛羊这些自然存在的东西与人似乎有一种呼应。草原上一个人、一座寺庙、一朵花都透着神秘原初的味道,自己的写作心怀庄严和敬畏,通过汉语传达甘南的所见所闻,不做修饰。

    在诗人雷平阳看来,历史上李白、杜甫、王维诗中写的都是自己生活的那片土地,诗人都在现场。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写自己生活的云南,云南提供了诗歌的生活基础和感情基础。“如诗人佩索阿所说,我一直生活在里斯本,我的心在为整个世界而跳动。”

    诗评家霍俊明认为,今天在全球化背景下,个人的差异性、地理空间的差异性在缩小,地域性也在被压缩。全球化让所有人成为一个人,诗人与未知的东西相遇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诗人的感受力被同质化,诗人应葆有自己的文化空间和生活空间。

    鄂尔多斯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曾涵表示:“我们做诗歌那达慕的初衷就是想通过这样一个几乎从老到小、不分民族的文化活动形式,达到‘以文化人’的目的。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老百姓的物质需求已得到满足,而精神文化生活品质需要得到提升,诗歌只是个引子,我们也在做舞剧、歌舞晚会、舞蹈嘉年华,让老百姓重拾文化之心,有文艺的生活、有审美的生活不仅是鄂尔多斯民众需要的,也有助于一座城市生活品质提升和一个地区整体气质的提升。”

    诗韵墨香,带领文化产业发展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的灵魂。第二届诗歌那达慕上,一个个精彩的活动助力鄂尔多斯在诗歌的征程上迈出更大的步伐。

    “鄂尔多斯诗篇”赛诗会在鄂托克旗锡林塔拉草原展开;在康巴什新区乌兰木伦湖广场,“诗韵墨香”千人现场书画活动精彩上演;杨清华书法陶瓷艺术作品展在鄂尔多斯市文化艺术中心翰墨书画院开展……据了解,第二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将持续近3个月,开展一系列以“诗意鄂尔多斯”为主题的文化活动,包括诗词研讨会、首届中国先锋诗人诗会、百年新诗文献展、诗意七夕等丰富的活动。

    连续举办两届的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凭借其宽广的诗歌平台、卓越的传统文化魅力、繁荣的诗歌文化,吸引了来自北京、山东、福建、四川等全国各地的先锋诗人。据悉,在“我倾听太阳的脉搏”主题朗诵活动中,众多诗人朗诵了在首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基础上创作的诗歌作品,此举再一次印证了诗歌那达慕对于传统文化的推动和发展作用。

    曾涵表示,鄂尔多斯文化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是由多民族人民共同培植起来的多元融合、风格独特的文化,鄂尔多斯素有“歌海舞乡”之称,具有天然的诗歌因子。比如:鄂尔多斯图书馆,其建筑灵感就来自于蒙古族三大历史巨著——《蒙古源流》《蒙古秘史》《蒙古黄金史》,而这其中有两部诞生于鄂尔多斯。近年来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鄂尔多斯的文化事业也越发繁荣,诗歌创作也蓬勃地开展。未来希望能将诗歌那达慕做成中国诗歌界的盛事,向着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广领域发展,希望最终能够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推进城市转型发展、创新创业的同时,鄂尔多斯始终坚持文化强市发展战略,着力打造鄂尔多斯文化品牌。”曾涵表示,但鄂尔多斯不是一个文化先进、发达的地区,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和中原地区几千年文明历史相比,鄂尔多斯目前还是相对落后的,特别是文化产业、当代艺术等方面。未来,鄂尔多斯还会借助更多的文化品牌活动,推动城市的影响力,同时,借助文化和创意,把传统民族文化中的闪光点挖掘出来,创造出符合当代审美的创意产品。比如将蒙古族传统的服饰加工制作、银器制作、手工剪纸等内容和现代大众的消费需求结合,形成产业化。在这方面他们也做了一些尝试,把普通的刺绣作品加工成香包、服装方面的配饰、手机壳等产品,给一些现代工业产品赋予一定的民族文化的特点,受到老百姓的喜爱。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