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界:网生影视IP怎么了

时间:2017年10月0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2017年上半年,除《战狼》外没有一部超过10亿元票房的电影。数据显示,今年投资过亿的IP电影大部分遭遇亏损。这三年来,IP泛娱乐这个领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天边 董伊一

    日前,由新元资本、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主办,麻辣娱投承办,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支持,以“重构·共生”为主题的“新元创投大会——互联网影视产业高峰论坛”在东亿美术馆举办。围绕着“网生影视产业格局演进与泛娱乐趋势”“网生影视与传统影视的创新、融合与共生”“网生影视的精品战略、落地与全球发行”三个方向,17位创投界专家和近200位内容创业者进行了深度探讨和交流。

    何士祥:互联网娱乐产业的投资思考

    达晨创投文旅基金总经理何士祥开场便说到,投资永远不要跟着潮流走,重复别人永远不会成功。何士祥认为,2017年是影视行业竞争非常残酷的一年。前几年,影视产业飞速发展,大量的投资人投入影视行业。但随着行业环境不断变化,播出平台有限,且平台越来越集中,导致渠道垄断,行业压力随即上升。“2017年很多综艺节目也是空转的,大家都不赚钱。”何士祥认为,前几年的亢进造成2017年的滑坡,目前的影视行业是非理性的繁荣。

    何士祥表示,投资一个项目首先要对这个企业的发展、未来的趋势做精准的判断。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为例,这个项目从开始运作到播出用了四五年的时间,编剧队伍就换了好几拨,不断打磨剧本。因为项目必须了解中央政策,包括为什么要选湖南台播出而非央视,一部优质作品的打造,从题材到制作再到宣发,所有环节都不能出现一点失误。如果2017下半年或明年,行业能耐下心来打造下一批如《人民的名义》《战狼》这样的正能量好作品,从投资人角度来讲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情,他们也期待着挖掘文化产业的丰富金矿。

    雷荣祖:全娱乐背景下的IP趋势

    神奇互娱创始人CEO雷荣祖认为,经过几年的发展,娱乐产业的联系更加紧密,形成一个新的高度及新的玩法,泛娱乐时代之后,将是全娱乐时代的到来。什么是全娱乐时代?“接下来的三到五年,从连接到不可分割。”雷荣祖解释,未来无论是影视作品、游戏作品,可能都会采取全版权运营,也就是所谓的IP深层运作。

    他认为IP发展有四个阶段。1.0阶段,孤立发展。2010年以前,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动漫公司各自独立,没有衍生结构。2.0阶段,联动发展。2014年开始寻求联动合作、开发、联动版权授权、经营。一个IP可以在不同领域做交叉,涌现新的玩法、新的授权。例如,《花千骨》视频播放带动了手游、漫画、实体书。电视剧整体超过200亿人次点击量,游戏单月流水破2亿元。这个阶段也是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一个阶段,在一个非常大的增量市场下,行业集体寻求新的市场空间。3.0阶段,孵化运营。即从零开始孵化一个作品。《择天记》就是其中经典案例——书是阅文集团的,漫画和动画部分腾讯开发,游戏由腾讯主导,是一个从无到有的成功产品。

    雷荣祖认为,行业接下去应当追求4.0阶段。比如《指环王》《冰与火之歌》等,都是在庞大体系上进行设计,由于其体系的完善和成套机制,让呈现的IP更有联系性和延展性,公司风险更低。当然,IP体系的设计,需要企业有庞大的资源支持和业务运营能力。

    张曦:精品IP的孵化与市场

    在近两年的IP热中,涌现不少撬动亿元级市场的爆款IP。一时间,IP被奉为“万灵药”。但事实上,IP剧失败的也不少见,大量IP立项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只是失败者大多不见诸媒体。如何打破对于IP的迷信?

    掌阅影业CEO张曦基于市场大数据,做了详尽分析。他预测,2018年视频行业用户付费市场规模将超300亿元。这样一个高速增长的市场中,80后、90后甚至00后人群将是这个市场的主力用户群。这批网生人群在中国人口结构变化中占据绝对比例。因此,也带动行业思考如何打造精品的IP内容。

    张曦认为有三点标准:第一,网文IP自身质量要过硬。很多影视公司囤积IP,甚至花大价钱买IP,结果到影视化改编中才发现不仅没有改编价值,项目自身也不符合广电总局审查要求,给影视公司带来巨大损失。第二,传播与普及程度。网文IP热度与影响如何,有多少用户,阅读量有多少,都是评判优质IP的基础条件。第三,口碑高度。IP发酵时间是否充足,是否深入人心,能否与用户产生情感代入等。

    张曦认为,影视公司不应做IP的简单售卖,而要追求深度孵化优质IP,做爆款内容的缔造者。首先,要在众多IP中寻找有价值的项目,需从平台数据、用户类型、故事题材以及IP影响力、用户口碑等维度筛选有潜力作品。其次,需要对作品深度调研,形成公司自己的逻辑判断标准。第三,不仅要有专业的制作水准,还要通过资源整合,带动这个行业的工业化生产,制定符合互联网影视公司的合作标准。第四,要与各视频平台建立深度合作关系。

    投资人如何看待网生影视

    淘梦控股董事会秘书李正表明,自己做的是股权投资,并不看做什么项目,而是看团队本身。不基于现在的作品有多好,而在于未来能做到什么高度。

    乾元资本王晨宇表明,在投资过程中优先看重团队的组盘能力,首先是否有专业的人才,其次看重团队的营销商务能力。IP界文人较多,但创业团队归根到底还在于能否给公司带来收益。

    资本越来越热,可是企业或项目利润越来越少,怎么看这种现象?互联网电影集团COO范江浩认为,资本进入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矛盾。一方面,拿到钱可以“小步快跑”,但是资本的要求和项目本身的创作周期及投资回报的计算方式有时会发生矛盾。另一方面,对于团队来讲,拿到钱后,怎么保持初心,如何不违背初衷,也是要调整的心态。

    森林影画副总裁雷翔宇认为,作为新生公司,在没有大资本介入的情况下,落地精品化有三个方向,一是精品,二是IP化,三是连续性。精品指的是把钱花在故事上。没有能力买现成的大IP,就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创造自己的IP。其次,保证IP剧的连续性,更容易出现IP,从而保证观众的黏性,平衡投资风险。

    君舍文化创始人钟丽芳指出,现在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创作者需要抱团取暖。电影市场越成熟就会越细分,因此,影视公司对自己的产品务必要定位精准。就像美国的顶峰影业,所有的影片都定位在比较年轻的受众上。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