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那工作室:赋予“手办”一个灵魂

时间:2017年02月1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末那工作室是国内一家原创手办专业工作室,主要从事原创手办模型制作,作品以中国动漫神话题材为主,如乱之西游、黑猫警长、大鱼海棠、末匠系列等作品,以独特的创作风格受到广泛关注。他们相信,真心喜欢便会投入,执着的灵魂终会相遇。在一批像末那工作室这样的设计者的努力下,中国手办行业渐成雏形。
 
末那工作室:赋予“手办”一个灵魂
末那工作室已出品多个原创手办作品,图为《黑猫警长》系列。

       □□   听海

       小众高端手办叫好难叫座

       末那工作室主理人四季最早接触手办是在2003年,四季在北京簋街路过一家玩具店,与手办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当时,加拿大麦克法兰公司设计的《蜘蛛侠》原画让四季很有感触,刚开始四季只是喜欢买,虽然觉得三五百元买一个手办很贵,但自己很喜欢。有一天,在国内的一本杂志上看到日本模型原型师竹谷隆之的作品后,四季非常震惊,之后就开始琢磨、研究、模仿他的作品。

       当时,国内做手办的比较少,参照物都没有,对工作、材料、技法、流程一概不了解,四季把能买到的材料都买了一遍,一个一个试,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才慢慢琢磨出怎么做手办。曾为了买一本竹谷隆之的作品集,四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托了很多朋友去日本也没买到,快要放弃时,有个朋友帮忙买到了,但花了2600元。

       末那工作室由4个人组建,四季、冰山、大鹏、茶通过模玩圈的交流互相认识、一拍即合,在2010年成立了末那工作室。4人中,四季原来从事地产广告,冰山是做影视制作前期工作的,大鹏是做手游美术工作的,茶在电视台做编导。兴趣是4位合伙人做手办的前提,只有真心喜欢才会执着投入。

       在发展初期,由于手办产品很小众,定位又高端,一直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况,维持工作室的运营比较艰难。成立初期,末那工作室只有一个业务,就是做原创造型物,即模型手办。后来末那工作室也和游戏公司合作,开发了很多游戏电影、动画的周边产品,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末那工作室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提到末那工作室在业内的成名作品,则是冰山的《齐天大圣》和四季的《化生地藏》。

       经过几年努力,末那工作室有了自己的生产线,从设计制作开发、量产生产到最后销售,都有了固定的渠道和模式,也有了自己的粉丝群体。销量虽然不能和欧美、日本主流手办公司相比,但也有了不错的成绩。

       探索产业之路

       手办发端于国外,因每个国家的文化背景不同,手办呈现出的形态就不一样,规格也不一样。比如,欧美人喜欢体积大的,恨不得所有手办产品都买1:1比例的。日本人喜欢体积小的,因为日本居住面积小,必须要用抗震、防摔的材料,比如PVC。

       与腾讯合作的斗战神场景手办,是末那工作室在游戏手办上的重要一单。其设计造型就花了4个多月,这件手办中有3个主要人物:灵猴、巨灵神、百眼魔君,由团队中3名原型师分别负责。斗战神场景手办设计完成后被搬到腾讯总部,放在斗战神项目组门口。这也让游戏公司负责人发现,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在惊讶的同时,也对手办这种艺术形式表示认可。

       与腾讯合作后,末那工作室就陆陆续续接到其他游戏的单子,接触到更多游戏项目。“尽管动画产业现在这么火,但手办周边并没有那么乐观。首先,手办的设计要精美,做工要精良,品质要好,成本肯定低不了,因此手办的零售价也低不了。如果做得不好,零售价低,大家会吐槽;如果做得很好,零售价高,大家还是会吐槽。这些现实状况也一直困扰着我们,也会制约这个行业的发展,只能慢慢探索出路,做出相应调整。比如,要么走高端路线,做限量版,但价格也相应高;要么走平民化路线,批量生产,价格定位为四五百元一件。”四季说。

       末那工作室现在依然是一个以手工创作为主的工作室,跟日本的万代、海洋堂、寿屋这些公司相比,他们严格控制开发周期、作品质量、生产成本等,都是值得末那工作室学习的。“日本的匠气很足,在找创作点上,日本的手办更精准,这是由他们的本土文化决定的,希望末那工作室能从日本手办中学到这些,在今后的创作中做得更好。”四季说。

       创作能力才是关键

       末那工作室的原创系列作品有乱之西游、天娑冥乱、虫猎、梦中景等系列,灵感取自于对中国元素的感悟认知。其中,末那工作室做了很多以猴子为原型的手办,而且每一个形象都各有不同。这种差异化、个性化的形成有多方面原因。

       比如,一个手办在构思阶段要花很长时间去做调研、找参考,设计师也会找很多朋友聊,看大家心目中的手办形象应该是什么样的,经过一系列前期准备,大概知道要把它做成什么样子。与此同时,主创人员的个人创作风格也会一定程度地为大圣形象带来极具个性化的一面。

       不过,就手办而言,不论是人体比例、雕刻功力、涂装程度等,技术上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创作能力才最关键。

       “做出来的产品,如果你感觉不对或感觉始终差一点,就是对自己的作品以及行业认识的偏差。手办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我认为手办并不只是做一个特别炫酷的产品,并不是做得有多怪或多真实或多炫酷,而是在手办形象里附加一定的情感色彩,赋予手办一个灵魂。”四季说。

       第三只眼

 
中国手办才刚起步
 
       目前,国内手办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许多手办都是低龄或者粗糙的盗版产品。令人欣慰的是,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喜欢手办并从事这一行当。例如,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在票房上收获成功才同时,也带了动手办市场的发展。随着中国动画行业,特别是动画电影的迅速发展,手办行业也将迎来发展的春天。

       然而目前手办的市场发展仍然受到了以下几方面条件的制约。

       首先,版权没有得到有效保护。一款好的作品很容易就被盗版侵权,这对原创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因为一款原创作品的开发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物力,如果成果被别人轻易盗取,原创者的生存将非常艰难。

       其次,国内没有强大的动漫资源土壤为其支撑。纵观全球,手办是伴随着IP的衍生品,离产业化之路依然遥远。在日本、欧美,手办也都是依附于电影、游戏、动画而生,其发展和就业仍是一个大难题。

       再次,手办作品没有展示、交流空间。除了发微博、朋友圈,原创的新手办作品似乎再没有其他的渠道进行推广。在日本和欧美比较成形的市场上,各种比赛、展览等活动为新产品推广提供了通路。未来在国内的动漫节和展会上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最后,国内手办的受众不多、制作周期长等因素,也影响力手办产业的发展。综上,中国手办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只有利用好市场契机,采用科学的商业运作手段,才能使中国的手办产品逐渐发展并走向成熟。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