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产业催热容易变现难

时间:2017年02月1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随着2022年冬奥的临近,人们的冰雪热情空前高涨,大型旅游投资集团纷纷进入滑雪产业。据劲旅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体育旅游——滑雪产业篇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滑雪产业参与企业众多,包括地产巨头、在线旅游网站等,俨然成为投资热点。然而,滑雪产业火热背后存在的问题也不少,行业微利甚至亏损的情况普遍存在。
 
滑雪产业催热容易变现难
迎来发展机遇的滑雪产业(资料图)

       □□ 斐依

       受益冬奥会 滑雪产业迎商机

       2016年底,中国《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和《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两大规划相继发布,各项发展冰雪产业的规划措施也相继在2017年逐步展开。

       根据上述规划,全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将达到1万亿元。到2022年,全国滑冰馆数量将不少于650座,滑雪场数量将达到800座。每年的1月15日是世界冰雪日,2017年世界冰雪日活动在全国26家雪场同时展开,同去年的20个雪场相比,此次参与的滑雪场数目又有所提升。

       原沈阳体育学院党委书记、中国体育发展战略研究会理事王钰清认为,这两份有关冰雪运动未来发展的《规划》同时推出意味着,面对北京即将在2022年举办冬奥会的发展新契机,国家打出“组合拳”,将冰雪产业打造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北京联合河北省张家口市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后,国内的冰雪活动获得了迅猛发展。根据北京市滑雪协会提供的数据,目前北京市共有22家滑雪场。

       同时,在北京市《关于加快冰雪运动发展的意见(2016—2022年)》中,“本市参与冰雪运动人口规模到2022年将扩大到800万人”和“2022年全市冰雪体育产业收入规模力争达到400亿元左右,实现增加值80亿元”成为重要目标。

       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分别在北京、延庆和张家口3个赛区举行,这3个赛区也成为滑雪产业发展的重点区域。北京市旅游委产业处处长王清表示,张家口等地成为滑雪胜地后,将吸引很多高端客群。在目前的发展机遇下,滑雪场不缺市场也不缺客流,正在迎来大商机。

       除北京外,进入2017年,吉林、河北、辽宁等省份相继推出了“冰雪季”“冬季阳光体育大会”等活动。这些面向市民和游客的冰雪活动也在悄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全国实现“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或许就始于当下这一个个冰雪活动。

       利润微弱 多元化经营成趋势

       虽然大商机已经到来,但摆在滑雪场经营者面前的仍然是微利的窘境。据相关调查,大型滑雪场由于受资金投入大、运营成本高、回报周期长影响,整个滑雪场行业的经营实际上一直处于微利甚至是亏损的状态。

       经营模式单一是国内许多滑雪场的特征之一,这类滑雪场往往各种成本非常多,包括土地租赁、用工等,导致滑雪场经营出现亏损。以北京万龙滑雪场为例,直到2015年,万龙滑雪场在连续亏损11年后终于实现盈利,但盈利规模不到雪场营业额的10%。

       在冬奥会的契机之下,滑雪场应该如何转变运营模式、突破微利瓶颈?业内人士指出,弥补非雪季雪场运营、转向休闲度假模式等或许是一剂良方。

       实际上,除了承担赛事功能,国外的滑雪场更多地饰演了休闲度假胜地的角色。以法国阿尔卑斯小镇高雪维尔为例,它是公认的欧洲高端滑雪胜地,已成为欧洲豪门贵族与各领域国际精英钟爱的冬季运动场所。

       这里为不同级别的滑雪爱好者提供了多重选择:有绵延数英里、精心维护的多条雪道,有充足的自由滑雪区,还有众多颇具挑战性的雪沟。前往高雪维尔滑雪是包括欧洲人在内都无比向往的事情,因为高雪维尔已与成功、优雅、极致滑雪同名。除了拥有良好的保养及安全措施和超现代的缆车设备,高雪维尔还提供众多奢侈品店,多家口碑一流的米其林星级餐厅以及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可供选择。

       王清指出,一个滑雪胜地,在观光旅游、考察、养生、餐饮、住宿、购物等方面都会产生效益。因此,综合的休闲度假模式才是滑雪场实现盈利的重要抓手。

       “滑雪场不能单一经营。来滑雪的游客需求点不同,要充分考虑到游客的需求,比如有条件的滑雪场可以在周边建设温泉、中医保健、养生馆等业态,此外还可以在周边发展农家乐,引入餐饮品牌,售卖滑雪相关产品等。”王清说道。对于这样多元化的经营模式,有其他业内人士表示,通过酒店、餐饮等配套设施,滑雪场可以打造成集旅游、运动、度假、创意、培训等元素于一体的冰雪品牌,吸引更多游客。

       除了运营多元化之外,单季运营的行业常态也制约着滑雪场的营收。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不少滑雪场仍是依靠冬季一个季度的运营支撑一年的发展。因此,在王清给出的建议中,冬季之外的滑雪场运营是提升滑雪场盈利的另一个突破口。王清建议,滑雪场应该综合经营,比如冬天滑雪、夏天滑草,或者成为房车、山地越野、音乐节的基地。

       问题频现 行业政策亟须完善

       虽然滑雪场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但滑雪行业背后一直存在问题待解决。

       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指出,包括冰雪运动在内的中国冰雪产业发展起步晚、起点高,政策断层,行业管理标准亟须完善,商机与成本尚未平衡。

       有经营者表示,不论是四季经营还是度假小镇模式,都是滑雪场未来发展的方向,但需要国家政策方面提供更多的支持。该人士指出,在发展户外休闲度假时,需要建设包括餐饮、住宿、健身等在内的建筑,这涉及建设用地等问题,而政府在这一方面控制较为严格。“滑雪场是一个高投入、慢回报的行业,在政策方面希望得到支持,用地方面有更宽松的环境,而且由于滑雪场度假村带动的是当地旅游,希望政府能够提供一些补贴。”另一方面,在四季运营中,成本与客流的平衡也十分关键。有业内人士指出,夏季运营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成本也很高,因此夏季运营的项目必须要涵盖这些成本。

       另一方面,欧洲滑雪建设开始走下坡路的现状,中国成为滑雪场运营商、山区规划商、设备商的“乐园”。法国皮埃尔—瓦康塞斯公司中国分公司经理埃马纽埃尔·布吕斯克认为:“中国滑雪市场刚刚起飞,确实存在着巨大潜力。但因为相关计划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来发展,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因为不仅仅法国在发起攻势,奥地利、瑞士、美国、加拿大、新西兰也都想从庞大的中国滑雪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受益于冬奥会大背景和运动消费趋热,雪上运动项目频频出现在游客出游度假清单中。目前中国的滑雪人口渗透率和滑雪人口转化率仅为0.37%和1.6%,远远低于其他滑雪运动发达国家。尽管有产业基金的进入,市场有巨大的开发潜力,但目前国内整体处于微利和亏损状态,管理尚待完善,目前还没有一家做出一定规模的滑雪企业,想把一个有政策和市场红利的产业抓住、玩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