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先河者竞风流 ——杨留义城市山水画的独特艺术魅力

时间:2016年12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康健

    在当今山水画界,杨留义别开生面的城市山水画作,无疑是画坛的一朵奇葩。杨留义是一位创新执著而学养深厚的山水画家,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山水画的领军人物。其城市山水画作独树一帜,大气磅礴,不仅表现出一个城市的厚重文化底蕴,还彰显了山水与城市的高度和谐之美,用杨氏笔墨诠释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概念,走出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城市山水创新之路。杨留义的创新之路,受到了很多画家和评论家的青睐和首肯。著名评论家夏硕琦指出:杨留义的城市山水是时代的大制作,追求的是大构图、大开合、大气势、大文化,作品具有浓郁华滋、文化隽永的情趣。以城市文化为魂,以山水为骨,以现代化城市地标性建筑作为核,形成了杨氏城市山水画的独特意象。
                       
    一

    杨留义生长在伏牛山与大别山交界的淮西平原,这里古称“天中”,诞生了盘古开天、女娲补天等上古神话。家门口山水和家乡的神话传说,使他从小就开启了对山水的最早启蒙和对文化的崇敬。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后,杨留义遨游于大江南北的山山水水,跑遍了全国最主要的城市。他徜徉于每一个具有独特魅力的城市,感受着不同文化孕育下的生活状态,用画笔记录下每一个独特的记忆和瞬间。1991年底 ,250米长卷《西南万里江山图卷》的创作展出,开启了他的山水画艺术之旅的辉煌历程。几十年下来,杨留义的山水画作经历了前期的积墨山水时期、中期的黑山艺术时期和当下的城市山水时期。在前期和中期的艺术创作实践中,杨留义的作品得山川之灵气、写天地之意境、触笔极静中致动,彰显大气磅礴。创作布局粗中有细,画面感深沉、苍茫,渗透着独特灵性,展现了大境大美,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杨留义式笔墨语言。在这一时期内,杨留义创作的山水画,追求的是一种博大、浑厚、华滋的静谧之境。他的作品多以单纯、整体的丘壑形态入画,雄浑而又坚定的山体在绵延中跌宕起伏,筑构出大山的恢宏与壮阔,是典型的北方山水意象。构图上以传统的开合之法与现代的平面构成相结合,用笔依然勾皴染点,力求线条的遒辣而不失韵致,用墨浑厚而又不失秀润。画面群山中穿云流雾,既有厚重、敦实的效果,又有某种神秘、幽深的灵气,造境苍茫旷远、大气幽寂,静幽中有诗情,雄浑中有意趣,兼有北派的豪壮之气和南方的温润之韵。

开先河者竞风流 ——杨留义城市山水画的独特艺术魅力
鸿图无限(滦平)144×370厘米

 
    正当杨留义收获连连、声誉日隆的时候,人们发现他沉默了。杨留义认识到,艺术的生命力就在于与时俱进,紧跟时代步伐。他认为,工业化时代中的城市化进程,是人类文明的象征,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复兴之路。画家必须紧跟时代步伐,为城市化进程鼓与呼。杨留义把目光放在“城市山水画”这个新的艺术课题,寻找表达现代人对大自然全新的感悟,以适应现代人新的审美需求。杨留义说:“只有创新,才有出路。城市山水的创作,不仅是艺术上的创新,而且是为自己的作品风格找到的一个突破口。‘城市山水画’必须对国画艺术进行创新,追求艺术新的意境,反映复兴路上的城市精神,再现厚重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契合点,体现出画家对工业化时代背景的心理体验,使人们对现代化城市产生新的生命领悟。”

    呈现时代风貌。思考成熟的杨留义毅然转身,走向自己选择的城市山水创作中,尽管这条道路充满了风险和未知。杨留义历经数年,艰辛创作,先后完成了一批巨幅城市山水,其中有表现香港的《十载辉煌》、广州印象的《羊城吉祥》、郑州新区的《中原古都换新姿》、江西崇义的《赣南清气满乾坤》、陕北高原的《皇天厚土》《神游大荒》《气吞云梦》;还有表现燕赵大地的《汉魂唐魄写燕山》《燕山脚下马营子》《燕山情思》《黄崖关下青松岭》《京东之首雾灵山》《边塞秋酣》《燕山揽胜》《鸿图无限》以及《天骄西藏》《东方明珠——大上海》《最忆杭州》《中华石鼓宝鸡胜境》《高天厚爱大地情深》等等,蔚为大观,令人叹为观止。

    二

    艺术的创新之路艰难而曲折,杨留义却心无旁骛坚定地走下去,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开始了自己艺术生命的再一次蜕变和涅槃。
追求心物映像。杨留义确立的创作理想,是希望能以一个中国山水画家的视野,来描绘现代化的城市和城市的生活。他认为,自己理想中的城市山水画,应该是一种独特的视角,重新探讨、解读、诠释当代人与城市、人与自然、城市与自然之间的新的关系和新的平衡。杨留义想:城市山水画说到底最重要的是要表现一种“境”、这种“境”生于“心”,应于“物”。所以,杨留义把创新基点放在能触动人们心灵的地方——城市与自然的和谐、城市与古老文化的相融、城市与山水间的相互包容等重要节点,营造出触动人们的“心”、“境”,让观者在画面中不仅仅经历一次“目”游,而是一次心灵的洗礼与“畅游”。杨留义创作的是另一种城市梦,由记忆痕迹、符号、山水、高楼、地标、空间组成他想向观者展示的只是城市的演变过程,还有自古以来的固定形态,绵延千年的文化根基,让人们在都市中抽空回望自己的内心世界,重新思索人与城市、自然间的关系。他希望人们面对他的画作时,能够在摩天大楼和钢筋水泥架构的城市空间中,在山水环绕的城市中找回内心的宁静。
 
开先河者竞风流 ——杨留义城市山水画的独特艺术魅力
《江南福地常熟》122×244厘米

 
    观察千城映像。杨留义走出书房,尽可能多的去接触城市和城市附近的山水,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河山,写生成了他唯一的生活。有些地方不止一次的行走,反复观察、写生,做有意识的积累。每到一个城市,他都先从城市里观察山水,再走到山水间反观城市,看这个城市每一天中的气象变化,看山水在一年四季中的变化。杨留义在心里反复揣摩:千年的古城与山水间在什么地方最为契合,现代化建设中的城市是否还和古老的城市相和谐,变化的城市中还有那些古老的文化符号,这些文化符号与山水是否构成唯美的图画……实地行走的杨留义收获颇丰,他有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发现:由于人们居住的环境因地域、气候、历史、文化等多方面因素,形成了各个城市的不同特点,也使其城市的风情千差万别。如今各地都在依照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与当代审美观念的变化而不断地改造城市,但无论如何改造与美化,都不能脱离各地城市的客观条件,无法脱离千年的文化积淀。西北干旱地区的城市在地理气候等条件上与东部海滨城市不同,北方的哈尔滨、吉林等城市与广州、海口等南国城市地理与气候条件差别极大。“东南形胜”杭州有独有的西湖,江城武汉或重庆等则有长江嘉陵江,构成了各个城市间不同的城市风情和各自不同的城市山水美学积淀。
 
   参悟文化之妙。杨留义每到一个城市,除了写生外,很多时间都花在看博物馆、图书馆上,了解这个城市千年的文化底蕴,挖掘历史烟云中的典籍,触摸形成城市的文化脉络,感受城市的历史呼吸。收集方志是他的一大爱好,从地方志中发现历史长河中的文化符号,从而完成他对这个城市的纵深了解。为了了解江苏常熟市的市情,他多次到当地的地方志办公室去求教,反复对尚湖、虞山和常熟城市形成的历史考察,如画作《江南福地常熟》,视野开阔大气,城市与山水浑然一体、天人合一、和谐安宁。构图精妙、别具匠心,画家对江南福地常熟的历史文化烂熟于心,将十里虞山、尚湖、方塔等布局在现代化的城市之中,形成了一种厚重古朴之气,而淡墨、轻擦和绿柳等技法的纯熟运用,使画作充满了江南水乡的灵性,特别是虚实相间、单线条的勾勒,使整个画面水气淋漓、氤氲有致;置于画作中心的方塔,即起到定海神针般的呼应左右上下,也形成了大的开合,奇妙无穷、引人入胜。

    三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杨留义把《羊城吉祥》、《天骄西藏》等一批巨幅城市山水画作奉献给人们时,很多评论家都发出由衷的叹服。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著名山水画家卢禹舜说:“杨留义的作品是用自己的审美观念并通过领悟风骨神韵,从而驾驭自己崭新的笔墨语言,来诠释对自己作品的独特理解。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尊重传统的画家,因为他对民族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他是一位热爱生活、拥抱自然的画家,因为他的每件作品都深深地烙有时代的精神和印记,并散发着中华民族这个精神家园泥土的芬芳。”

 
开先河者竞风流 ——杨留义城市山水画的独特艺术魅力
《天骄西藏》144×370厘米

    万象和谐正能量。看杨留义的城市山水画,色彩明丽、视野开阔、大开大合、丰润饱满,使人感受到一派汪洋恣肆的正能量的冲击力。如《广州吉祥》中,红色的木棉树成为近景,使广州城充满了喜庆色彩,而远处的五羊在云端里隐现,与越秀山相互映衬,中心的现代化城市的崛起,地标性建筑的凸现,与山水相得益彰,画作看上去充满生机,时隐时现的珠江又使意境澎湃着无尽的活力,这一切都彰显了广州这座革命的城市,得改革风气之先。又如《天骄西藏》中,布达拉宫耸立,群山环绕,香烟袅袅,呈现出了藏传佛教的神秘。画作的中心却是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工厂矗立,生机盎然,一个新拉萨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呈现出万象和谐的景象。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说:“我觉得杨留义属于实诚派,严肃认真,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特色。他的山水画和很多画家的笔墨游戏不一样,画的实在,画出了精神,画得非常精彩。”

    古今联袂入画图。一座城市的背后,很多都有着千年的历史积淀,其中的厚重文化是形成这座城市的基石。杨留义认为如何画好城市山水画,最重要是挖掘城市的文化内涵,现代化的城市无论如何发展,都不能脱离历史与文化的背景,都只能是站立在历史文化的基石上。如《最忆杭州》中,杭州是南宋名城,千年之后的杭州俨然一座现代化的都市,二十国首脑会议在这里召开,更是使这座千年帝都充满了世界的气象。杨留义在反复研究之后,选取了最具杭州特点的文化符号西湖作为主景点,其中雷峰塔、断桥、苏堤、保叔塔、城隍阁、三潭印月等点缀其间,显示出古老厚重的文化气息,而远处的二十国首脑会议中心、高楼大厦、立交大桥等,与周遭的文化符号相互包容,相得益彰,十分和谐。还如《站在金顶望天中》,杨留义把天之中的古老文化符号阐释得淋漓尽致,天中柱、汝河、楚长城、驿站等,在金顶山下的驻马店市,惟妙惟肖地融合在一起,显示出驿站的农耕文明前世今生,以及现代化进程中驿站的华丽转身。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美术评论家周积寅说:“杨留义的山水画讲求创新的理念,画作多为大幅,采用高远、深远的方式同时运用墨色的变化由远及近观照山水整体,表现出山体的坚实与厚重感,具有灵动的节奏感。”

 
开先河者竞风流 ——杨留义城市山水画的独特艺术魅力
燕山脚下马营子》144×370厘米

    特点凸出创新意。杨留义认为:城市化进程中的雷同重复问题在所难免。这并不妨碍画家去发现、表现,更需要画家独具慧眼,发现常人不能发现,描绘常人不能描绘。如果细心观察和揣摩,每个城市都是不一样的,因为文化的因素使然。不同的文化背景,造就不同的城市灵魂,形成不同的城市格局,只有关注这一点,才能画出城市的奥妙所在。如《燕山脚下马营子》中,杨留义把燕山的巍峨峻拔、博大沉雄画得很好,借此显示出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边关古韵,而飞驰而过的铁路却显示出现代化的风气已经度过千年关隘,不禁使人想起“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历史云烟。《中国美术》主编,著名美术评论家徐恩存指出:“杨留义确有独到之处,他的城市山水显现出和谐山水与宏大构图,不但表明了一种思考中的转向,也体现了杨留义对艺术规律与艺术本质的认知。所以,他在艺术的超越中获得了激情与动力,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大城市、大自然和大文化是他不可缺少的精神资源。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