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山水画创作刍议——从杨留义的城市山水画说起

时间:2016年12月2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夏硕琦
 
    画家杨留义,河南人。因其出身贫寒,而愈加励志奋发。他为人热情,豪爽,不忘报恩。画如其人。他的山水画有北派山水的特点,追求大构图、大开合、大气势,不为斩刻之形,但求雄浑气象。他曾求学于南艺,又深受南派山水的滋养,其作品又有浓郁华滋,氤氲隽永的意趣。以北派为骨骼,南北交融为血肉肌肤,成为他艺术创新的路向。

    近年来,在中国城市化大潮涌动,生态意识、文化传承意识觉醒的当代现实的激荡之下,他又倾注心血于城市山水画的创作。城市山水画既具有山水画创作的共性,又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在城市山水画中人文景观往往占据主体地位,自然景观又往往成为主旋律的背景音响。在杨留义的创作中他又常常费尽巧思,设法使两者虚实互化、相映生辉,互为帮衬、相得益彰。

 
城市山水画创作刍议——从杨留义的城市山水画说起
      
    历史文脉能体现城市的历史厚度和根基,而文化气质既是一个城市的格调又是其魂灵。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特有的个性风貌:建筑风貌、道路风貌、空间格局风貌、生态形态风貌、文化风貌等。比如杨留义以拉萨为题材创作的《天骄西藏》,以杭州为题材创作的《最忆是杭州》,就各有其特点,各有其独特的文化情调,突现出不同的城市个性。为营构不同城市相异的人文意象,画家所施用的笔法、色彩、构图,乃至透视方法都差异悬殊。《天骄西藏》笔法苍浑凝重,以丹砂重彩为主调,以仰视加俯视的手法写出布达拉宫的巍巍崇高,和西藏神秘的宗教气氛。而《最忆是杭州》则拟用元人松秀活脱之笔意,水墨青绿之设色,平远、深远之章法,描画出江南特有的清润灵秀气象,西湖、钱塘、运河映照中的三潭印月、雷峰塔、六和塔、保叔塔,又在述说着杭州故事之城的文化诗情和历史意蕴。
        
    创作城市山水画,画家必须要深刻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与当代,了解其文化性格,仅仅依靠浮光掠影的对景写生是远远不够的。我不能说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是一幅城市山水画,但张择端确确实实成功的把握住了宋代京都开封的城市风貌特征(建筑、道路、生态以及空间格局的风貌)和开封特有的文化意象,具有浓浓的人文情调。宋代的开封古城虽早已不复存在,但这幅巨构,却给后人留下汴京古都的历史镜像,成为后人认识宋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乃至社会生活形态的百科全书,弥足珍贵。有论者认为这是一幅现实主义的社会风俗画,也有论者说是批判现实主义的,这不是本文所能关注的论题,本文仅从城市山水画创作的视角,来观察、汲取其创作经验,从城市山水画的视角来说,这幅画也具有不可取代的经典意义。画家杨留义就曾专心研读再三。

 
城市山水画创作刍议——从杨留义的城市山水画说起
       
    城市山水画要能画出历史维度,文化情致,现代风采。历史的苍茫感与现代的生机蓬勃,历史的深厚内涵与现代的人气兴旺,融突结合,创生出古今中外精神交辉的新画卷。让人在欣赏城市之美的同时,获得一种民族文化的自信与自尊,并为今人所创造的历史新高度而精神振奋。历史文化的陶冶与滋养,亦能起到养心、遣怀、逸兴的作用。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端定位的历史性新创造,又让人心胸开阔,为中华的复兴而豪情满怀。立志于城市山水画的创作者,应热情满怀地与新城市的建设者们相呼应、相同步。杨留义以郑州为题材创作的《中原古都换新姿》,就以山水画的造型语言把郑州东区的新风貌、新气象作了热情洋溢的艺术表现。
      
    作为人文景观的建筑,犹如一部史书,镌刻着民族的文化记忆,犹如交响乐章,体现着民族的审美观念。中国建筑和生态相结合,营构出独特的东方之美的绘画境界,体现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中国建筑与欧洲建筑、伊斯兰建筑并称世界三大建筑体系。在城市建设中曾出现丑怪的“奇葩”乱象,反映出民族文化自信的迷失,价值观的混乱。创作城市山水画的画家,不但要有画好建筑景观的功夫和笔力,而且要具有对建筑文化内涵的深刻认知。这不但折射出城市山水画创作的特殊性,而且也反映出创作的难度和深度要求。

 
城市山水画创作刍议——从杨留义的城市山水画说起
《风清灵境》180×200厘米
       
    中国古代造城讲究依山傍水,水在城中流,人在绿中行,家家都在花园中。中国园林设计也讲究借景、造境,追求诗意的生活、诗意的栖居,这是中国人的文化追求和文化品性。所谓“半城山色,半城湖”,“街衢巷陌藏桃源”,都是对宜居之城的期许和诗化表达。而这正为城市山水画的创作提供了艺术灵感的源泉和绝佳的素材,城市山水画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人文意象的创生和诗意画境的营构。从杨留义的《羊城吉祥》、《十年辉煌》、《清风灵境——宝鸡》、《江南福地常熟》、《承德胜境》、《燕山览胜》等创作的构意、构图可以看出画家对城市人文意象和诗意画境的孜孜追求。
       
    中国现代城镇化建设,城市现代化的转型升级,是中国梦的伟大组成部分。当代历史创造者的创新精神和非凡创举,理应得到城市山水画家的热情呼应。城市山水画创作也应与全民共创时代之伟业、共铸民族之辉煌的时代精神,相联系、相共振。城市山水画是传统山水画的重要分支,大有可为,前途光明。我期望杨留义能奉献出更多的高水平的新作品。

 
2016年8月于北京天道酬勤书屋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