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区、商区、城区 联动带来新活力

时间:2016年07月2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随着我国从要素、投资驱动向创意驱动的发展方式转变,文化园区在发展过程中开始注重以创新业态促进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更倾向于通过文化创造力集聚与外溢作用的发挥,将城市协同发展、生态可持续发展与文化生产、文化消费结合起来,借助创意阶层的文化创造力去解决“城市病”。

       □□ 余博

       文化园区既是文化生产的场所,又是文化消费的场所。不同行业之间的交流碰撞、较为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多样化的文化聚点,都为文化创造力的实现与激发提供了可以依托的发展空间,成为引领创意、创新、创造发展的新纽带。

       随着园区文化创造力集聚效益的增强,文化园区也成为文化创造力外溢的催化剂,加速知识、技术、信息、文化等智力资源在周边区域及城市中的扩散和影响,实现区域更新,甚至重塑城市文化。

       激发文化创造力的集聚效益

       创意资源在文化园区的高度集聚,能够激发文化创造力的迸发,强化文化创造力的集聚效益。

       文化园区不仅连结文化企业及创意阶层,即文化创造力的行为主体,实际上,更促进了零散、微小的文化创造力的集聚,实现了产业资源的高效整合。

       文化生产与文化消费一体的产业特征,是园区文化创造力集聚的本质表现。文化园区集中了大量文化企业及创意阶层,他们在文化产品和服务的研发、生产、展示、交易、消费等环节,不断释放出文化创造力进行创新创造。文化创造活动的频繁发生,引发的直接结果就是符合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文化产品和服务不断涌现,引发新一轮的文化消费。

       园区中文化消费行为的发生,根本上来自于文化创造力在园区内的高度集聚。反之,文化消费行为是检验文化创造活动优劣的最好标准之一,也是判断园区文化创造力高低的重要指标之一,能够推动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不断提升和完善。

       高质量的文化产品及服务能够激发创意阶层创造和工作的欲望,也能够吸引民众前往进行文化消费和体验,甚至进行二次、多次消费,形成消费与生产相互促进的文化产业循环生态。

       与此同时,在城市发展中,文化园区的存在并非一个独立的个体,它是创意城市中集聚文化创造力的主要空间载体,其形成、建设和发展过程必然与城市的其他文化力量建立连结和关系。例如,德国鲁尔工业区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高效整合产业资源,通过高校改革、建立“技术之路”等措施而获得高层次人力资源和智慧资源,将鲁尔工业区改造为宜居的可持续发展区域。

       而园区的景观性、美育性、体验性等,也从多方面激发了公众的文化创造力,培育出更多、更广的创意阶层,园区超越单个文化企业而形成的完整、统一的形象在居民受众心中得以塑造和巩固,提高了大众对园区品牌的记忆度和忠诚度。

       园区内的文化企业和创意阶层之所以进驻或选择同一园区,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共同价值观或对某种喜好和需求的认同感,优秀的园区往往能够使进入园区的外来者或者周边居民快速找到与其相契合的某一方面,这一根本性的价值观促使园区内社群的有效形成和快速壮大,并激发文化创造力有效地发挥集聚效益。

       催化文化创造力的外溢效应

       文化园区已不再是有围墙的“旧仓库”“旧厂房”,而是成为融合工作、生活、商业于一体的开放式社区。

       经过10多年的发展,文化产业已逐渐进入通过解放文化创造力来塑造创意阶层和更新社会发展的新阶段,园区与周边社区之间地理位置上的邻近优势,易于形成一种嵌入社会结构的共同集群文化,这种集群文化在交流与互动中,提高了文化创造力的外溢效应。

       如上海田子坊文化园区跳出了一般改造利用旧厂房收取租金的运营模式,与周边的社区生活相互影响,通过弄堂改造的方式辐射带动街区的更新发展。在空间形态上,由弄堂向街区转变;在产业业态上,由单一向多元转变;在发展模式上,由厂区向社区转变,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社区为导向的“园区、商区、城区”联动发展格局。

       创意社区在城市空间里的集聚和互动,提升了文化创造力,逐渐形成扩散和辐射效应,从而带动整个区域及城市的社会经济转型。不同创意社区之间文化创造力的互动、碰撞也有利于集聚文化人才、企业和资本,对周边社区形成外溢效益。

       因此,文化创造力的扩散外溢,不但丰富了园区内部的知识库,而且随着园区上、下游产业链及其他产业之间的交流、碰撞,也会引发城市创新系统中整体知识储备的增长。这种辐射外溢促进了区域的创意化,提高了城市创新系统中活动行为主体的文化创造力。

       同时,作为园区文化创造力得以外溢必不可少的渠道,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也是文化园区从经营办公场地的发展模式,向为园区内的文化企业提供服务的发展模式转变的升级路径。通过公共服务平台,园区技术设备资源和专业人力资源能够被调动、整合和利用,不仅能够使园区内中小微文化企业共享先进设备、知识、信息与科学技术,又能够为文化产品的生产和展示提供更好的支撑。

       创意创新“蓄水池”寻回城市活力

       作为新兴业态,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核心要素是创意与创新,而这种生产要素较之物质资本、土地资本,更具有集聚的外部性优势,在恢复城市活力、集聚创意元素等方面发挥了积极效应。

       判断一个文化园区成功与否,其中的一个标准就在于,较之其他园区,文化创造力能否实现最大化的集聚和外溢,能否通过集群效应在文化产品的生产、交易、展示、消费、体验等方面充分发挥文化创造力。

       园区吸纳文化创造力的本质特征就仿佛一处“蓄水池”,它能将能量洪流释放开来,促进文化园区与周边区域、城市等发生外溢效益,形成影响力。这种能量洪流的“释放”除了自然发生的,文化园区与周边区域、城市更是主动通过一系列创新创造活动,建立了更具价值的文化创造力外溢的网络和渠道。

       这种能量洪流“释放”得以实现,正是文化园区所建立的网络和渠道,与城市管理者之间联系的纽带与对话的机制,是借助创意阶层的文化创造力,为解决交通拥堵、千城一面、缺乏归属感、缺少城市精神等“城市病”开辟一条创新路径。

       这对于我国现阶段新型城镇化建设、产业结构升级、建设以人为本、可持续性发展的城市理念高度契合。一定程度上,新鲜的、创意十足的文化产品或服务,文化创新、创造活动能够在文化园区内集聚萌发,获得更好的孵化与发展。当文化园区与外界发生关系之时,这种碰撞就像催化剂,又进一步影响城市,发挥出文化创造力的外溢效益。同时,文化创造力高度的外溢效益也能进一步促进其自身集聚效益的发生,而这一切,正是文化园区的本质——文化创造力的集聚与外溢,彼此促进、相互影响的动态变化。

       (本文节选自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小微文化企业发展研究》阶段性成果,有删减。)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