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资管热 投资模式渐成形

时间:2016年03月29日信息来源:文化财富周刊

       □□李溯

       金融危机后,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趋势下,商业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受到了挑战。随着政策导向息差越来越窄,银行业金融机构纷纷在资产管理业务上加大力度,尤其通过盈利模式和经营模式的创新,形成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为此,笔者重点分析了资产管理业务的特征、阐述资产投资运作的模式,旨在为国内商业银行资产与具体产业跨界融合提供借鉴。

       资管增值 文化是新宠
   

       2013年4月,中信银行总行“中信理财稳健投资计划175期”2亿元理财募集第一期资金顺利划入无锡灵山集团账户,标志着其无锡分行首笔融资类理财产品的成功发行。“这是银行投行功能的体现。首先,银行受自身存贷比的限制,不能提供那么多贷款,但可以帮助自己的客户寻找好的融资方式和渠道。”中信银行相关负责人举例说,在中国现行金融体系下,债券、证券、信托、保险等理财产品分属不同的金融机构,只能由这些机构发起投资计划,银行在其中收取销售渠道费、资产管理费和托管费等。理财产品存续在发起银行手中,而银行也要对募集资金进行专项管理,对项目进行后续管理和监控。银行起到的是中介和资产管理的作用。通过跟无锡灵山集团的合作,中信银行也在投行中间业务收入、存款沉淀、产品覆盖等方面获得发展。

       民生银行文化产业金融事业部总裁万晓芳表示,其文化产业金融事业部专注于为文化产业领域的企业和项目提供创新金融服务,主要特色体现在打破原有重抵押担保的传统信贷理念,基于企业未来现金流状况,综合采用信托、理财、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多种金融工具,为文化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和进行产业链资源整合,并依靠专业团队打造“专业高效”的投资银行服务能力。目前,其专业化团队多达近百人。

       2014年3月,多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第十二条也指出,需要创新文化资产管理方式。推进符合条件的文化信贷项目资产证券化,释放信贷资源,缓解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压力,盘活存量资产,形成文化财富管理。鼓励资产管理机构和金融机构市场化处置改制文化企业资产,提高文化类不良资产的处置效率。

       日益庞大的社会财富积累,为资产管理业务提供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在此前,以创意和个性立足的文化产业,资产管理的意识一向淡薄。而随着文化消费的日益繁荣,银行频频向文化企业摇动资产管理人的“橄榄枝”,一时间,各类文化资产管理计划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且日新月异。

       银行为何青睐资产管理?

       由于存在传统的渠道优势且社会公众信用程度比较高,银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领跑于其他机构,已经成为国内财富管理业最重要的力量之一。近年来,国内主要银行已经从单一的商业银行向综合化的金融集团进行转型,未来将推进构建集团架构下的大资管体系。

       与此同时,随着投资者的偏好不断分化,包括证券、保险、基金、信托、券商等机构也正在赢得越来越多投资者的青睐,资产管理市场多元化、复杂化的发展趋势渐渐形成。

       银行为何如此青睐资管业务?首先,它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反映。这是银行资产管理业务最基础、最本质的特征,这一基本特征决定了资产管理业务在业务发展和业务管理方面都异于信贷、存款等传统的商业银行表内资产业务、负债业务。其次,银行不承担主要风险,基本不占用银行资金。不承担主要风险是指银行在尽责履行合约义务的前提下,不对客户资产价值减损承担责任,业务收入不受客户资产价值减损影响。资产管理业务理论上不承担主要的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但在声誉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方面仍存在各种复杂的风险因素。第三,服务载体是客户的资产。资产管理业务的本质是围绕着客户的资产而展开的一系列委托关系,这种委托关系可以具体表现为管理、托管、交易销售、顾问咨询等不同的服务类型,各种服务之间还可能存在着组合或者接续的情形。其中对于资产管理、委托管理、代客交易等部分资产管理业务,这种委托关系还以实现客户资产的保值增值为目的。第四,业务规模以货币计量。货币计价的特征使得资产管理业务在业务发展方面可以实现量化考核,主要的计量维度包括余额、发生额、收入,在风险管理方面能够实现定量分析。第五,核算清晰。资产管理业务的收入是中间业务收入,表现为各种管理费、手续费、托管费、咨询费收入等,与利息收入相比,余额和(或) 发生额与收入的对应关系更加灵活。

       关于资管的不得不知

       在银行推出的资产管理业务中,代理信托计划、私募股权基金、私募股权主理银行、私人银行业务、代理销售等业务属于代理投融资类业务,对其传统的信贷业务具有一定的替代作用。同时,资产管理业务与信贷业务又有着明显的差异。除了上述资本占用、风险、服务对象等不同,还具备以下区别:

       交易结构不同。传统信贷业务具有定型化的特点,业务办理过程中交易结构及各交易要素均已确定,营销人员仅是与客户就利率、期限等交易要素进行磋商,并进行“填空”,不存在产品设计的过程。资产管理业务具有定制化的特点,业务办理过程中有独立的产品设计环节,经产品设计后的融资方案常出现各类金融工具的嵌套对接,交易环节、层次较多。

       资金来源及银行在中间的职能角色不同。传统信贷业务中,资金来源为银行存款,资金成本较低,商业银行不承担信息披露的义务,但需要履行“取款自由,存款有息”的义务。资产管理业务中,资金来源为投资者的资金,资金成本较高,商业银行需要承担信息披露的义务,充分揭示业务风险,但理论上不承担刚性兑付本息的义务。

       合作机构不同。传统信贷业务中,商业银行主要起到信用中介的职能,不需要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介入、配合。资产管理业务中,通常情况下商业银行会与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等机构合作,以上合作机构掌握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私募股权基金份额等金融工具。

       银行资管业务 合作模式成形

       资产管理业务项目投资较传统商业银行业务具有特殊性和复杂性,为控制项目投资风险,银行设计了合理的项目投资流程。投资的每一笔项目类资产都要严格按照行内规定履行投前尽职调查、风险限额核定、信用风险审批、投资审批等环节,并做好投后管理、投资收回等工作。目前资产管理业务项目投资的各环节均由对应的部门负责,已建立起前、中、后台分离以及项目营销、风险审批、投资审批与投后管理相分离的投资管理体系,实现了业务风险隔离。

       以信托业务模式来看,其可以根据信托风险隔离原则,在委托财产和委托人自有财产之间形成信托隔离,从法律关系上支撑和保障了后续的理财投资行为。理财资金通过信托平台实现对债权项目投资,整个业务流程都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等相关法规的约束,各方权利义务清晰,法律依据充分。

       从与券商、基金的合作来看,商业银行与券商、基金合作展开债权类项目投资,是随着国内金融创新趋势加快成形的创新投资业务模式。该业务模式充分发挥券商、基金的市场比较优势,利用券商、基金(子公司) 设立的资产管理业务平台,在有效甄别、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实现理财资金与项目的对接。该业务模式一方面能够利用券商、基金的项目资源,发挥券商、基金在筛选项目上的专业优势; 另一方面券商、基金有自身庞大的客户群体,此类客户的风险识别能力相对较强,风险承受力较高,是理财产品潜在的购买客户。

       交易所业务模式是指在交易所集中组织下,融资人或其委托人在交易所公开市场上发布债权项目信息,公开征集意向投资人。模式交易结构包括两部分: 一部分是设计产品,发行产品募集资金;另一部分是投资债权项目,并对投资后的项目进行管理。交易风险由投资人和委托人承担,受托人不承担投资项目风险。

       保险资管业务模式是指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借鉴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产品设立债权计划,并对债权计划的认购人如理财资金提供顾问服务,债权计划主要投资于基础设施项目,债权计划的偿债主体按照约定支付本金和收益的一种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的交易结构。一般情况下,理财资金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进行业务合作的具体形式确定为“顾问合同+购买份额”,即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发起设立专项债权计划并为理财资金提供顾问服务,理财资金认购其发行的计划份额。该业务模式主要定位于投资符合国家相关宏观调控政策、产业政策和信贷政策的优质基础设施项目,主要包括交通、通讯、能源、市政、环境保护等领域。该业务模式具有产品设计标准化、信息披露充分等特征,非常接近于定向私募债,是监管部门非常鼓励的一种创新模式。专项债权计划模式开辟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与保险行业合作的新渠道,是理财业务项目投资模式迈向更加市场化、标准化、透明化和多样化的有益探索。

       (作者系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运行管理部经济师)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