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如何估值移动互联网行业?

时间:2015年12月15日信息来源:文化财富周刊

投资人如何估值移动互联网行业?
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迅速增长使其受到资本的青睐

        □□本报记者 裴秋菊

        2015年资本市场迎来周期性大发展,上半年基金的火爆,使二级市场的估值高涨,而到下半年却行情大跌,整个市场的情绪比较低落。作为投资人,对投资项目的估值应持怎样的态度?在当前比较热门的投资行业中,如何估值移动互联网行业?投资人是否会继续向这个行业投入更多的资金?其投资策略是怎样的?在近期举办的2015中国投资年会上,山东青岛安芙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伟丽、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合伙人杜海涛、深圳市德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邱谆、北京五岳天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蒋毅威、上海紫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管理合伙人郑刚以及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汪洋就以上问题进行了讨论。

        “资本寒冬说”是估值的理性回归

        对于受访的几位而言,似乎没有受到二级市场剧烈波动的影响。大部分的机构在市场上也经历了2005年、2006年、2008年的危机,相对来说有一些经验和防范,怎样看待“资本寒冬”这一说法?

        汪洋:大家现在都叫资本寒冬,我并不认为这是资本寒冬,我认为这是估值的合理回归。在今年上半年,有很多腾讯网(以下简称“腾讯”)的朋友找我投资,但很多人出来创业说有1亿元的估值,我一直想不通这样的估值是怎么来的。这样的项目我是不会投的。

        郑刚:中国人对资本的喜怒哀乐的转换是非常快的,对于资本寒冬的预测,我认为半年就会好起来。讲到估值,行业的周期有它必然的规律,只不过你要有足够的警惕能力。好公司再高你都得进,烂公司免费你都不要。我对下面的企业也是让他们抓紧内功,降低成本生存下来,同时积极地扩大融资面,把业务做起来,脚踏实地地干一件事情,不要把希望放在下一轮融资。我们自己碰到很多A轮,效果还是很好,只是估值不是很高,至少有资金进来。目前情况下,应该说大家会比较理性一些,这是好事,现在遇到所谓的资本寒冬,如果能熬过去,我认为很快就出来了。

        市场决定移动互联网估值高低

        移动互联网行业几乎是每只基金的标配,每个基金都有半数或至少40%的资金放在这一行业里,因此,估值的话题不可避免,各位对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估值有怎样的看法?

        周伟丽:我们从2013年开始投资移动互联网,那时很多创业者都是从大公司出来的,比较靠谱,而且估值相对便宜,我们能投到估值在1000万元以下的企业。从2014年初到年末估值上升了几倍,截至今年上半年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当然,现在很多移动互联网的项目都开始提A+、B+,说明很难一次性达到B轮的估值,很多项目能打六折或者半价,估值跟市场的冷与热是很有关系的。

        杜海涛:移动互联网的创业企业估值有一个大的波折,这和国内的创业团队供给量以及二级市场相关。供给量因为有传统的三大门户网站向市场培养输送人才,这些人逐步被创业的氛围所感染,所以他们的估值本身就高了。在二级市场上,传统的退出美国、中国香港两个市场,以及外汇管制的逐步区域合理化,使很多人认为我们的估值很低了,这时应该理性地回归到企业创业的本质,不是估值降了,而是估值回归到一个理性的数值。我们没有过多地受市场影响,半年前市场很浮躁,不仅是拿钱的人浮躁,花钱的人也浮躁。但这给中国的创业市场和环境创造了很好的机会。

        邱谆:我们反思了一下这段时间估值过高的两个原因:一是创业者的心态。以腾讯为例,2013年底有一个在腾讯级别很低的人做了一款游戏,把腾讯的游戏都打下去了。之后所有上海腾讯出来的人,估值都高得可怕,这是心态问题。二是市场。2013年至2014年,尤其是早期投资,进入的投资人非常多、资金泛滥,导致估值虚高。

        蒋毅威:从估值角度来说,早期泡沫更多地反映在一些不应该拿到钱的人拿到钱,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市场本身,它所存在的行业本身是小众产业,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这种对我们来说是没有吸引力的;二是在大市场的环境下,多个团队做同一件事情,而最后存活下来的可能只有一两个,对于我们这样的基金来说,最多的还是要看生意本质是什么。如果投资人很浮躁,就容易失败。早期基金估值不估值不重要,而是取决于市场对这件项目的看法以及供需状况。

        投资谨慎是当前投资机构的上策

        在目前投资比较热的这些行业中,虽然各投资机构或多或少会参与一些,但在投资项目的具体个案上还是很谨慎的。2015年,各位在移动互联网的板块中采用的是怎样的投资策略?

        周伟丽:当前,很多人怀疑互联网创业项目是否还有投资机会,我们认为,这个行业未来还是有巨大机会的,特别是在未来的5到10年,移动互联网是发展最快的板块之一,我们很看好这个领域。因为它从本质上提高了整个社会的劳动效率,建立了多维度的互动渠道。如果能够抓住这种新维度的平台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如微信等。

        关于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我们讲究择时的阶段性布局,从2013年开始,主投天使轮或天使+,2015年开始投一些A轮、Pre新三板,或者是借壳上市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因为他们体量较大,在这一阶段通过资本的助力,迅速实现巨额利润还是很有机会的。现在市场机会到了,经过几年的发展,可以成为各种领域的第一名。

        杜海涛:从2015年的投资策略上看,因为SIG是以A轮B轮投资为主的基金,我们也得了一个便宜,就是市场上有大量投资更早期的天使投资机构和个人,他们帮助我们在前面发现一些行业的投资机会,我们可以在这个行业里看到一些比较有潜力的公司。

        此外,2015年,美元基金退出境外市场比较容易,今年也有一些境内的战略投资人对于较好的标的有明确意向。下一步我们的投资策略会关注到几个大的行业,在互联网化或者是移动互联网化,没有达到让消费者满意的细分行业,还会有很好的投资机会。无论是在消费升级,还是在文化、旅游等,我们都会关注。

        邱谆:很多投资逻辑根据市场的状况都有一些调整和摸索。我们最近在国外投了一些项目,资金的流动也有国际化的因素。但从创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是投资网络游戏最多的天使,但现代游戏在近两年是饱和状态,现在出海有非常大的优势。以游戏为例,中国的游戏在海外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比如,之前在欧美发行的游戏项目,还有工具出海的也很多,如猎豹移动等。现在很多政策都在放开,有很多的机会都可以尝试。

        蒋毅威:我们喜欢相对来说壁垒较高的生意,因为凡是快的生意就意味着是靠资本累出来的,所以泡沫破灭时会第一个死。所谓的壁垒高就高在,要把线下的资源放到线上来,不是简单的供需展现方式,更多的是如何从场景入手,真正地切入到实体经济的交易环境中去,前提是得有毛利率。要么做业绩,要么做并购去买利润。

        我们认为,今天旅游、教育等行业的机会很大,但创业者机会少了,再去做社区、做工具就没有机会了,最后拼的是谁吸量吸得快,大家所关心的重点,还是有潜在利润的行业,这也是2015年和2016年投资的主题。

        汪洋:在投资策略上一般是每只基金控制在3个人左右,我们想改变PE(私募股权投资)决策流程慢的情况,通过做小基金的方式,切入到垂直领域。以前我们更多关注的是与泛娱乐相关的,如A8音乐、第七大道等,以及最近比较火的从暴风影音拆分的暴风魔镜。从今年开始,移动互联网是我们最主要的投资方向之一。这些项目基本上具备两个特性:一是要有一定的专业性或技术门槛,尤其是做早期投资时,这样能保证项目的优势;二是所投项目一定是跨界项目。“互联网+金融+某个垂直领域”是我们的重点投资项目,如某个行业垂直领域的供应链等,越复杂成功的机会就越大,这是我们对项目投资的评判标准和投资策略。此外,我们也在布局2到3年内可以看到一些收益较好的领域,同时相对比较早期的项目。

        邱谆:今年我发现融资的节奏放慢了,基本上没有出现哄抢项目的现象。从估值角度来说,今年不比去年低。就是把泡沫挤掉以后,我们肯定是要投有价值的团队。综合起来,我们觉得估值不是一个最核心的看点。

        郑刚:我们不会跟风,在移动互联网行业里,我们会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能够为社会带来价值,能够提供人们出行或是娱乐所需要的项目,这是我们的投资理念。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