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造化与心源之间 ——浅观沈香吟的时代美学

时间:2015年12月08日信息来源:文化财富周刊

在造化与心源之间 ——浅观沈香吟的时代美学
沈香吟 《朝圣之旅》 纸本水墨 248×128厘米
 
       □□陈醉

        艺术是世界文化中十分具有感染力的表达方式,它能够跨越国界、种族、时空、语言……这种特殊性使得人们不自觉地对它进行哲学性的思考与分析。在感性与理性之间,在信仰与科学之间,在造化与心源之间,寻找着人性内在的情感表达出口。这种表达源于对生命的崇拜、对自然的敬畏。中国画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最传统的艺术形式之一,其最大程度上吸收和保留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人文精神。中国文化以儒释道为基本,这就使得中国画有着与西方迥然不同的独特话语结构与美学意趣。“得天地之大美”“天人合一”“物对通神”的观念成为中国画者们向往的精神境界,更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在造化与心源之间体现着时代的美学流向。

        沈香吟,一位优秀的青年艺术家,长期钟情于中国画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在水墨的婉转氤氲中,手绘着她的情感空间、审美意趣,表达着她的时代意识。

        沈香吟对中国传统文化、水墨艺术的发展形态与笔法技艺进行了深度思考。一方面,她继承传统水墨的经典表达方式,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传统美学理论的指导下,力求在绘画中达到“与天地并生,与万物为一”的精神境界。这种审美情结是她艺术创作的基础,源自她先天的心理结构与气质秉性。《天地精神》系列作品就是这种精神境界的代表。在作品《朝圣之旅》中,她的笔墨情感与“造化”达到极度的和谐,营造出古典的审美意味,通过笔墨沟通灵魂,追求心灵上的“神游”。这也正是切合中华传统文脉中的精神追求,这种自觉选择可以看出她在充分观照自然的基础上,继承与精研着传统笔墨的用色,向往着水墨精神与现实的“合一”,追求传统哲学提倡的内在的修为意识,追求气韵生动的表现,追求生命哲理和文化诗意,追求传神、抒情、写意的美学效果。中华文化的哲学观念与文化追求在她的绘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线面皴法取象与黑白五色自由融合,笔中有墨,墨中有笔,创造出意韵别致的情景,使其作品别具一格,饶有韵致。

        而另一方面,她又着力突破传统经典,在题材和精神内容等方面继续深化。观沈香吟的画作,最大的感受便是深深融入其中的时代意识。她对于时代的敏感触觉远超出同代画家,并将其利用到东西方艺术理念的融合中。在重新审视传统的基础上,从传统哲学的文化根基中寻找向当代转换的可能性,探寻中国画在现代意义下的历史性质和审美情趣,把“心源”从自我方面升华到对时代的思考观照。就如同她在作品《有形的翅膀,追忆与梦寻》的表达,超出传统绘画的题材范围,以富有象征意味的想象中的形象,表达对历史和对未来的思考,在时间和空间上都超出了传统经典的构成。这些艺术实践使得她的绘画风格与艺术面貌发生奇妙的变化,在极具中国传统风韵气质的基础上,结合现实生活,关注现代人文的人生、人性,形成富有东方神秘感与民族魅力,同时符合当代美学审美趣味的新艺术面貌。

        当代美学的重要特点包括哲学信仰的重建以及文化的消解与重构。同时,这些转变也构成了当代美学的骨骼与精髓,主要表现在当代社会的认识与反思,对人的各种精神文化、物质文化及多种文化形态做出新的选择。沈香吟从东方传统美学的经典式研究入手,从以崇拜自然为内质,转换为关注人类生活,关注当代人的精神状态及心理结构的变化,以人文性为基本现状和思考重点。她积极吸收人文性的营养,在大文化视野下,形成自身的艺术精神框架。因此,在她的中国画创作中,外物并非是绝对的内容。“写意中国”系列作品采用极度抽象的水墨语言,摆脱外形而步入精神性的表达,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表达了她的当代审美观。这种艺术取向使得她在艺术创作中始终保持对艺术的新鲜“心源”,且能够更进一步地释放感性,不断突破传统赋予的封闭状态,贯通传统与当代的美学思想。

        除了在思考方式上不断转换,沈香吟也吸收了西方当代审美理论,以西方元素丰富自身的中国画语言,特别是在透视和空间感的构建方面,结合中国水墨的独特表现,形成符合当代东方审美与阅读习惯的艺术形式,极富当代美学的时代审美意味。

        当代美学面临着类似性大于差异性的文化困局,而沈香吟的美学思想则突破了这一桎梏,渗透着中华民族的生活态度和文化观念,展现出民族的个性与生命力。“越是民族的东西越容易走向世界,越容易被世界所接受”,也越能展现出民族的艺术魅力。在当代世界的全球性文化语境中,文化要保持完整的民族精神、民族品格,就要有鲜明的立场,必须贴近文脉并不断革新,以寻求适宜于新时代的绘画语言,在大视野中抒写时代个性与时代精神,在传承中吐纳古今、继往开来。民族与地域的特质构成了世界的新文化元素,吸引着世界的目光,让中国画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换,使之焕发新的艺术生命。沈香吟自觉保留了中国绘画中的趣味性和民族性,以传统之力发现代气息,同时在古意与传统笔墨韵格中展现自我的水墨探索与时代意识,追求社会价值与精神状态的双向审美追求。

        美学是时代审美意识的结晶。如果说不同的时代造化出不同的美学,那么在沈香吟的绘画之旅中显然隐藏着两个时代印记——传统与当代。时间把这两种既对立又统一的历史印记铭刻在沈香吟的艺术创作中:“传统”与“当代”融会贯通,民族特点与现代形式相互交叠。内溯“心源”,外修“造化”,她描绘的正是全球化话语境下的“造化”与“心源”互动而衍生出的东方美学。这些极具写意特质与艺术感染力的画作,具有强烈个人风格与中国元素,是女画家对时代的倾诉。带着独一无二的自我标签,她将在这个纷繁复杂、百花齐放的当代艺术中谱写出一曲清扬婉转的华美乐章。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理论研究室主任)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