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设计的社会责任与人文情怀——从海外学子金维忻设计的防颤勺子说起

时间:2018年05月1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创意设计的社会责任与人文情怀——从海外学子金维忻设计的防颤勺子说起

在这款防颤抖勺子的设计中,金维忻付出了相当大的精力。她实地探访医院、敬老院,仔细观察患者双手颤抖的频率和力度,按照舟船在波浪起伏中保持平衡的原理,为金属质地勺池设计舟状形体,将柱体芯勺柄安置在略粗的空心木柄之中——横向固定而纵向仍可适度活动,达到木柄随患者手抖频率左右摇摆,而勺池却能在一定晃动幅度、频率范围内保持平衡的效果。这样一款勺子,相当程度上辅助了患者的自主进食。

 

□□殷力欣

 

进入信息化的21世纪,美术界有两种倾向。一部分人坚持油画、中国水墨、书法等纯艺术创作,并认为这才是纯艺术创作,优秀的美术作品就应供奉在象牙塔尖供万众瞻仰;另一部分人无论在院校期间的专业如何,都放弃了纯艺术创作,走出象牙塔,参与到实用美术的设计、生产中来,也由此滋生出另一种倾向——当今世界的美术就是世俗的大众美术。这实际上与前者有一点是一致的:都觉得实用美术与传统文化中的“艺术圣殿”无关。还有第三种选择:从事实用美术设计乃至研究,认为实用美术设计也可以是精神层面的艺术创作,同样可以步入最高等级艺术圣殿。

 

实际上,西方在百余年前就认可设计作品与创作作品同样是艺术品。近日,笔者被设计师金维忻设计的一柄实用性小勺子打动,金维忻也属于以实用美术践行人文关怀的设计者和研究者。

 

日用品设计与人文情怀

 

金维忻1991年生于北京,2013年以来先后获英国伦敦布鲁内尔大学、美国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两个硕士学位,目前在纽约从事英美艺术史领域中的设计史论研究。

 

金维忻中学就读于清华附中,在一个纯艺术创作的氛围中启蒙;大学阶段就读于以实用性美术教学与研究著称的布鲁内尔大学工业设计系。2008年汶川大地震,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创作》杂志为灾后重建献上心声的书《用艺术抚慰心灵》,作为百名志愿者中的一位,金维忻为该书绘制了5幅插图,也算是她的一次纯艺术创作。

 

进入大学,金维忻虽然在学业上由纯美术创作转向实用美术,但艺术家所具备的使命感是与生俱来的,不因改换专业而有所改变。2013年,转入实用美术设计领域的金维忻大学毕业并推出她的毕业设计作品——一款为残障老人设计的创意勺子。这件看似寻常的生活用品获得了一致好评。当年6月,主题为“Made in Brunel”的毕业大展在伦敦举行,BBC英伦网采访了金维忻。金维忻表示,为人服务,尤其为残障老人服务是其选择这个毕业设计的主导,为此她曾走访了数家英国养老院,也利用回国的机会走访中国养老院,感悟并从那里获得“生动的第一堂课”。金维忻说:“国内外无障碍设计的兴起与建设,确为残障与失能老人带来福音,老人在公寓或养老院,离不开周到细致的产品设计。这款勺子虽小,但它是我作为设计师对残障老人献上的爱心。”不久后,这件作品代表布鲁内尔大学的学生作品在北京举行的伦敦创意展示中展出,时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亲临展览向观众推介。

 

金维忻说:“希望我的设计可以帮助脑瘫、帕金森症、中风患者减轻由于他们手抖而漏饭的苦恼,期望我设计的勺子不仅能提高易用性,而且能帮助患者更好地面对生活,建立对生活的自信心,同时也表达出设计师在设计背后对社会责任和人文情怀的思考。”

 

正是这次实用性日用品的设计实践,使金维忻领悟到:一件作品是否可列为上品,并不在于其形式是纯艺术性或实用性,而在于其是否凝聚了创作者的用心,是否传达出作者的人文情怀。

 

设计背后的社会责任

 

受其毕业作品的启发,金维忻愈发觉得从事实用性美术设计的意义。为此,她在获得布鲁内尔大学设计战略与创新管理硕士后,又转入帕森斯设计学院从事设计史论与策展方向的课题研究,开始考察欧美各国在城市设计(人居环境)、工业设计(生产)、日用品设计(生活)等方面的历史,并兼职《中国建筑文化遗产》海外记者,继续关注艺术节的变化。

 

2013年,金维忻积极推进《中国建筑文化遗产》杂志在英国遗产机构、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英国伦敦国际图书展等方面的交流;2014年,中国文物学会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组建后,金维忻利用英美诸国艺术平台推介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的文化价值,并从建筑艺术的研究入手去发现20世纪建筑与艺术的密切支撑关系。

 

通过在美国纽约富艺斯拍卖行实习,金维忻加深了对拍卖与文博界线的理解,她认识到:拍卖行所扮演的角色是为卖家争取最好的价格并为买家争取最实惠的价格。虽然设计市场依据买卖需求而定,但对设计拍品的研究仍旧根基于对设计史论的研究。换言之,拍卖行是为了服务并培育市场,与此同时注重设计师在市场上的价值,特别是设计师个人的经济价值。由此可见,艺术品的文化价值与市场价值是既对立又互助的关系,艺术品经市场的检验可以最大限度实现其人文关怀。

 

让中国设计文化在世界舞台上唱响

 

基于对设计博物馆的认知,金维忻利用假期走访了欧美10多个城市,采访了不少设计博物馆业界专家,在《中国建筑文化遗产》编辑部组织下,与好友历时两年多编著完成《设计博物馆》一书。这是一部普及设计思想与文化旅游相结合知识的读物。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为该书作序,提到:“我联想到3个话题:其一,设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我们,在亟待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的工业化发展道路上,在人们生活审美日趋提高的浪潮中,中国无处不需要设计的助力;其二,作为博物馆分支的设计博物馆在国外兴起,我相信在中国起步尚晚的设计历史不仅会被记录和展示,有中国特色的设计博物馆也有望诞生;其三,设计与城市的发展历来关系密切,不同的城市正是因为设计水准的不同而不同,城市除了创意与设计的文化深入人心,普惠公众外,更需要与自然的亲密联系,而所有这些不仅需要对西方设计文化的借鉴,更需要国人的文化自信与文化自强。设计无处不在,设计让历史与当代服务未来。”

 

金维忻表示,通过本科工业设计的学习,特别是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与伦敦设计博物馆对她的启迪,激发了她在学习中的思考:一个强大的国家要重视设计,尤其要重视设计思想与历程的研究与收藏。设计何以不是生产力,何以不是城市与国家走向振兴的文化实力?

 

伴随着《中国建筑文化遗产》“设计博物馆”栏目的持续,金维忻与好友于2012年在校内网(人人网)建立了线上中国设计博物馆数字平台CDM,被粉丝评价为“一个足不出户也可欣赏设计与艺术的展览平台”。

 

谈到未来,金维忻表示,作为一位青年文博学子,她最想做的是寻找艺术与设计的先锋。一方面,年轻人要思考当代先锋是什么,另一方面,要从学习先锋精神中找到传承与创新点。《设计博物馆》确有不成熟之处,但未来一定再奉献给业界及公众更能代表中国青年学子新成果、新思想的佳作,让中国设计文化在世界舞台上唱响。

 

 

文化财富周刊-微信 中国文化传媒网